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母子相见

    漠向远是一个箭步冲到前面,挡在了齐烨伟面前,罗正天则是抓紧罗昊阳的手腕阻止他……

    “昊阳,不可以!”邵静雅惊呼了一声,“孩子,你千万不可以做傻事!”

    罗昊阳却不为所动,“静姨,如果这就是父亲想要的,那我就由我来替他完成心愿!”

    “不,不可以!昊阳,你还年轻,为了过去那段放不下的仇恨而搭上自己的一生不值得!听静姨一句劝,千万不要!”

    “昊阳,把枪给我!我已经一把年纪了,就算坐牢或者一命抵一命也不赔,可你还有大把的人生,更何况……我们罗家传宗接代还要指望你!你……不能做傻事!”

    罗昊阳看着父亲,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丁点的变化,“爸,这一直以来都是您想要的,就让我替您完成吧!不过……我只有一个请求,那就是不要伤害慕暖!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能看着她受伤害。”

    罗正天没有想到儿子是如此的固执,也没有想到他对慕暖的执念那么深,他当然不会允许他牺牲自己的姓命去复仇,而慕暖既然是邵静雅的孩子,那么她也一这会舍弃一切保护她的女儿,他即使有那个想法,也不能去实施!更何况,当他知道中间这层关系时,他几乎是立刻放弃了最初的想法。

    “昊阳,静姨向你保证,你爸爸绝不会伤害慕暖,她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允许她受到伤害呢?”邵静雅紧张地睦着他,只想劝他放下手里的枪。

    这边罗家人一脸紧张,而对于齐烨伟来说,却是莫大的震撼,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直以来仇视他的儿子居然会生死关头挺身而出,挡在他的前面,这着实令他意外又震惊。

    “向……向远,你别……我……死不足惜,可你……”

    “什么都别说了,只要我在,就不会允许让你出事!”漠向远掷地有声地回道。

    “我……”

    不等齐烨伟再说话,漠向远已打断他,“无论如何,你终究是我的父亲!不管我怎么恨你,可我不会允许别人伤害你!”

    “……”听着这句话,齐烨伟顿时老泪纵横,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痛哭流涕起来,“向远,我不配做一个父亲,你为了我这样……不值得!”说完,他转向罗正天,“和你比起来,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可是……求你看在我也深爱着自己的儿子的份上,有什么仇恨冲我来,千万不要伤害他!”

    罗正天看着眼前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齐烨伟,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脸上闪过一抹复杂之涩,开口的话有些出乎众人的预料,“我同样不是一个好父亲,比起你,我只怕是更加混帐。”他看了罗昊阳一眼,“从小,我就灌输他,让他活在仇恨中,一直以来……昊阳从来没有快乐过,这一切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错,这么些年来,他从来就没有快乐过。”

    “爸……”罗昊阳似乎也没有料到罗正天会说这样一番话,他有些怔愣地看着他,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住了,谁也没有召开口,直到过了良久,才听到罗正天一声长叹,其中夹沼的情绪似怅然似无奈,低沉地说道:“罢了,罢了!也许一切……都是天意,我等了这么多年,却不知道……其实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也许……这就是上天的意思!”

    罗正天眯着有些混浊的双眼,没有召看任何人一眼,从齐烨伟的身边与他擦肩而过,背影有些萧瑟的向门口走去。

    “爸……”罗昊阳顿了一下,本能地想去追,却被邵静雅一把拉住,“昊阳,让你爸爸一个人静静,找手下跟着他就行,你不要去!”

    罗昊阳明白邵静雅的意思,他没有反对,点点头,随即去招呼人,转身之际,他的目光与慕暖不期而遇,两人对视了刹那,却是谁也没有说话,可当他从慕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还是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声,“对不起……”

    慕暖微微一颤,没有回应他,心绪说不出的复杂。

    这几年来,他一直在自己身边陪伴自己,照顾自己,如果说一点感情没有,那是骗人的。可是……她清楚的知道,那不是男女之爱,而只是兄妹之情。嫁给他,有太多的不得已,也是为了不让他失望,虽然他利用了自己,但是……他对自己的感情,她知道,一直就是真的!

    他虽然做错了很多事,可这一刻,他在慕暖的眼里竟有些可怜。

    她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还没来得及回过神,一抹高大的身影已挡在她的面前,头顶响起低沉而磁姓的声音,“你还好吗?”

    慕暖心弦一震,只觉得一道**辣的目光传来,她竟有些不敢抬头。

    其实……她什么事都没有,倒是他,就这样穿着病号服从医院跑到这里,这些日子,虽然她不能去看他,但关于他的一切她都一清二楚,她知道他的伤口一直没有长好,也知道他为自己而郁郁寡欢,可是,她却无能为力,为了他的安全,她不能去看他,即使那样的担心他,她也不能出现在他的面前,没有人知道,她是多么的心急如焚。

    刚刚,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她是又惊又气,惊的是,他会不顾一切阻止这场婚礼,从他紧张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很在乎她的,那一刻,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击中了自己的心;而气的是,他就这样不顾自己的身体跑来这里,他到底知不知道,如此这般,她要多么担心呢?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见慕暖不回答漠向远紧张不已。

    慕暖心匆忙摇头,“不……我好,倒是你……”

    “我没关系!只要你没事,我就什么事都没有!”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尽管她没有抬头,尽管他感觉得出来,她在刻意回避他的目光,但是……他还是不想移开眼睛。

    看着她近在咫尺,他有一种想拥她入怀的冲动,意随心动,他不禁伸出手,想去拉她的手……

    而她却像是碰到了蛇蝎一般,不等他碰触她的瞬间,她已飞快地退后一步,并对一旁的邵静雅说道:“妈,有个人想见您,您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见我?”邵静雅微愣了一下,“是谁啊?”

    “您去了就知道了!走吧!”慕暖不肯给母亲过多的考虑时间,挽着她的胳膊,便往后面的休息室走去。

    漠向远愣了一下,随即追了上去,可是……他的身上有伤,动作总是没有那么快,眼看着两人就要走进休息室,他急切地后面喊住她,“暖暖,不要走!”

    慕暖脚步一顿,身体也跟着微颤了一下,而身边的邵静雅明显感觉到了,她也随之停下来,交握的手轻轻地回握了一下她,“小暖,你要不要……”

    “妈,快点进去吧!里面的人还等着呢!”慕暖只当是听不到。

    “暖暖……”见她再次往前走,漠向远拖着疼痛的伤口继续了几步,只到身后凌乱的脚步声,慕暖再次停下,却并没有转头,开口的声音温柔了些许,“你回去吧!回医院去!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暖暖,你听我说……”

    不等他说完,她立刻要断他,“如果你不回去,以后……我都不会见你!”

    说完,她的嘴角不禁微微勾起一抹几不可见的浅笑,随即扶着邵静雅走了进去。

    漠向远顿时愣在当场,慕暖的话让他回味了好一会儿,当他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后,他的脸上抑制不住地露出一抹惊喜。待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慕暖的踪影。

    *****************************

    走进休息室,邵静雅四顾无人,不禁纳闷,“小暖,你要我见谁啊?”

    “妈……他是你一直想见而没机会见的人!”慕暖神秘一笑,不等邵静雅开口,一个颀长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妈,是我!”

    听到这声呼唤,邵静雅整个人呆住了,当看到眼前这个明媚阳光,虽然陌生却充满了熟悉感的年轻男子,她激动的无法形容,全身微微颤抖着,眼泪不可控制地盈满眼眶,她伸出手,指尖不停地抖着,她想要触上那张熟悉的脸,可是,却像突然失去了力气一般,而那张脸也随着泪水越来越多而变得模糊不清。

    “妈……”年轻男子双手握住她的手,拉近了彼此的距离,邵静雅一把将他拥入怀中,哽咽着喊出这几十年来他埋在心里的名字,“裔风……我的儿子……”

    “妈……妈……”年轻男子连连喊了几声,高大的身子伸手紧紧将邵静雅搂进怀里,那样用力,又那样的小心,而这一刻,邵静雅的泪水在这一刻夺眶而出,再也止不住的倾泻而下……

    一更毕!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