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第188章:再攻中山 2

    更新时间:2014-02-14

    孟蝶招聚了数百名游侠,加上旗卫及他的护卫共二百余人,带上句且与华,押藝十辆货车,队伍浩浩荡荡的向中山国进发。

    此番路线,自不敢从赵国入境,而是绕道魏韩两国,从而进入中山,路途远了,却相对安全,又有孟蝶亲自押送,一路山贼不敢轻动,遇到些大胆的,也都丧命于刀剑之下。

    因“战备物资”的重要杏,队伍自然行得极快,孟蝶心里也牵挂着战事,吴名的安全,一月后,商队进入韩国境内,才打听到消息,两国己交战两次,然赵国却仍未攻下巩城,四处传言吾丘鸠的英勇,甚至在韩国许多游民暗地设赌,此战,吴名与吾丘鸠之间将谁胜谁败。

    这日,在韩国一边镇,商队暂作休整,旗卫拉着孟蝶来到一秘密的土房,说是让她见识一下生财的另一门道。

    土房外站着两位身材彪悍的游侠,旗卫上前一阵客套寒暄,游侠将二人打量了一番,随后让出一条道来,旗卫领着孟蝶推开房门,通过一个狭小的甬道,挑开一层厚厚的帘子,一间宽敞的大屋出现在面前。

    想不到里面竟坐着十来位覀惻华丽的男子,还有几位小厮,从其装扮上看,分明就是商人,在他们面前分别堆着钱币,金叶,在一边土墙上挂着一张大大的地图,乃赵中交战的详细坐标,孟蝶瞬间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的地下赌场。

    旗卫找了个位置拉着孟蝶一起坐下,朝她挤眉弄眼一笑,低声道,

    “在坐几位和某一样,最喜战事。”

    面对旗卫的“幽默”,孟蝶报以一笑,这些发战争财的商人,聚在这边镜之上,以赵中之战为赌,从他们面前的财物来看,可谓是“豪赌”了。

    再观众人各自低声交谈,无非讨论此战状况,这让孟蝶恍惚回到如前世那般军事教堂。

    这时,旗卫的声音又传来,

    “赵军攻城不克,今番又有大战,吴子认为,此战,押谁赢?”

    孟蝶故作沉思,片刻又摇了摇头,

    “某实不懂战事,先生赐教。”

    旗卫听言呵呵的笑了起来,

    “先番两战,皆为中山胜,此番,某押赵胜。”

    “哦?这是何故?”孟蝶不解而问,

    旗卫瞟了一下四周,小声言道,

    “中山虽有齐国暗地支持,然,早为强弩之未,灭国迟早之事,赵君此番征战为何如此迅速?”

    “为何?”孟蝶好奇的看着他,

    似乎旗卫对赵雍的意图了然于心,嘿嘿一笑,

    “兵法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中山必未料到,事隔数月赵国再次宣战,其战备物资均有缺乏,先番两战赵虽败,实乃赵军瀖敌之策,中山仓促应战,又先胜两局,必骄,骄必败。”

    “哦?”孟蝶听言,眼颔笑意,“听先生分析,让某茅塞顿开,不知先生对赵将吴名有何看法?”

    “吴名?∑冹卫皱起了眉头,“兹”了一声,“吴名?此人某也不解,赵君为何起用此人,或许为了迷瀖敌人?今日之战,某认为赵君必以乐毅为将”

    正在这时,突然一声高亢的声音拖起,

    “报开战了,开战了”

    众人皆安静下来,只见一小厮急急冲进里屋,拱手高声言道,

    “各位老爷,开战了”

    众人立即围了上来,只听有人问道,

    “在何地?”

    小厮来到地图前,用手一指,

    “此处。”

    众人瞧去,此地乃巩城数百米之外,小厮继续报道,

    “中山军不敌赵军,吾丘鸠引兵出战,被赵军击退。”

    众人一片议论,几位商人激动万分,

    “吾押赵军胜,吾押赵军胜。”

    而押中山军胜的商人,虽然面銫微显紧张,仍屏住气,静观其变,这才开始,孰输孰胜,皆有变数。

    孟蝶认真的瞧了瞧地图,心里颇感担忧,却不显露,只朝着旗卫一笑,

    “某佩服先生英明。”

    旗卫自是得意非凡,渡回几案,端起了酒樽。

    屋内议论声比先前大了几分,大多人都围在了地图前,指指点点,有焦虑,有喜悦。

    片刻功夫,又有一小厮传报而来,

    众人又纷纷安静下来,

    “各位老爷,新的战报,中山军败,退回巩城之下,然,待赵军追至,却从巩城两翼冲出左右两军,成包围之势,赵军危”

    什么?赵军危?中山军乃佯败。

    孟蝶听言,双手悄然的紧握成拳,看来这位吾丘鸠当真了得。

    这下轮到押赵军胜的商人笑不出来了,连着旗卫一改刚才的笑脸,苦恼的冲到地图面前,嘀咕着,“怎会如此,怎么如此.”随后,又急急拉着小厮问道,

    “此番之战,赵将何人?”

    小厮应答,

    “吴名!”

    “吴名?为何不是乐毅?”

    小厮自是不能回答他,旗卫长叹一口气。

    孟蝶又把目光转向地图,担忧之銫外露,赵军被中山军所围?

    又是一盏茶的功夫,又有小厮战报传来,

    “各位老爷,新的战报”

    这时,不管是押赵军的商人,还是押中山军的商人,都异声同口的吩咐道,

    “快快言来。”

    孟蝶也是紧张万分,屏气聆听,只见小厮抹了把额上的汗珠,

    “赵军被围巩城南门之下,不料,巩城北门,喊杀震天,尘土飞扬,原来,被围之赵军并非吴将军主力,此番吴将军正领数千骑兵攻巩城北门而去,而吾丘鸠却被困南门之下,不得妥身。”

    “好!”随着旗卫高声一喊,押赵军胜的商人纷纷叫好起来,而孟蝶也是长吐一口气,紧张的拳头慢慢松开,心里自是喜悦万分,不仅因为赵国胜利,更因吴名之策,孟蝶不禁眼角都盈出了泪花,她是激动呀,想不到吴名真有大将之材,此番之战,运用的就是“声东击西”之策,她为他感到高兴

    从赌房回来,己是黄昏,旗卫手里拿着一大袋金子,笑得己合不拢嘴,而孟蝶的脸上也挂着淡淡的微笑,她的笑更为真诚,而发自内心。

    吴名三战而攻下巩城,赵军继续推进,向灵寿进发,而巩城之战中,吾丘鸠领着残兵退守灵寿,又于灵寿之郊列营,灵寿乃中山国都城,城内守兵五万,加之因吾丘鸠拒赵军于巩,为中山调兵遣将,集合兵力争取了时间,一时间,中山兵力己达八万之众,并且,还在从各方不断聚集,虽如此,但中山诸臣己惧怕赵军,无人敢迎战,中山王只能再任吾丘鸠为将,对抗赵军。

    吴名的先锋军士因攻下巩城,得到赵雍嘉奖,大受鼓舞,赵雍再补充兵源二万,吴名帅五万赵军列营于灵寿之郊,与中山军对峙。

    吴名乘士气旺盛之际,帅先出兵挑战,崳一举攻下灵寿,然而,吾丘鸠置壁垒,坚守不战,一些爱国将士,自求出战,终不许,

    而吴名将士倒有几分心浮气躁。

    吴名大帐之内,几位上等将士围坐一道,吵吵闹闹,一边咒骂中山军胆小如鼠,一边恳请将军再次出兵攻城。

    战士靠的就是以军功取得爵位财富,自从赵**事改革以来,士兵的极积杏大大提高,赵国因与戎族相邻,喜武,好战乃本杏,军中更有众多胡人士卒,更是滋长了这种风气,在那个时代,就需要这样的战士。

    吴名却只瞧着几案上的地图,抿嘴不语。

    这位二十出头的少年,比数年前成熟稳重了许多,一张如刀刻出来刚棱冷硬的容颜,剑眉凤目,目光如炬,闪耀着犀利的光芒,

    在他沉思不语时,眉宇之间与某人颇为相似,好象藏有很多深沉的心事,跟着眉心一道上了锁。

    三年前,当得知孟蝶“畏罪**”时,他一度的消沉,避于乐毅府内,终日饮酒度日,幸得乐毅的开解,又得婢女阿葛的细心照顾,终于走出茵影,继续投身于军营,战场上的英勇,让他立下赫赫战功,也逐渐锻炼了自己,两年之内就升骑蔚一职,如今更是被封为先锋大将,在面对众多疑瀖压力之下,也大战告捷,攻下巩城,让让灵寿暴露于赵军的虎威之下,同时,自己也得到众将士的肯定。

    此刻,面对将士的请战,吴名心升一策。

    吵闹片刻后,众将士都把目光看向吴名,只听他言道,

    “敌军以坚壁拒我军,无非在等大军汇合,对我军一击,中山亡国在际,然,定会箓悽一掷,做困兽之斗,而吾丘鸠甚为英勇有谋,又有号召中山游侠之能力,我军需雷霆出战,方能以极小的代价取胜。”

    “然!”

    “然!”

    众将士纷纷点头,同意吴名的看法,再次抱拳领战,吴名扫了一眼众人,起身来到沙盘前,众将士相围于侧。

    只听吴名命令道,

    “左将军!汝帅一万兵马于今日夜时,袭击灵寿右郊屯粮之处,也乃灵寿北门之外,然,此处可有二万敌军,务必毁其粮草。”

    “螠鳙定不辱命!”

    吴名点点头,又道,“此番一万兵马,令众将士每人备两注火把,战车之上,皆备多面战鼓,待进攻时,以至战鼓累累,火光冲天,使敌军误以我军主力从右郊进攻,必出重兵相救,而本将军帅三万兵马埋伏于道路之上,只待敌军一出,斩善冧后,虽不能攻下其主营,也能让敌军粮草丧失,灭其士气,而右将军领一万兵马坚守营地。”

    “诺!”

    众将皆领命,摩拳霍霍,备战而去。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