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第二十二章 喋血鸡鸣山 下

    “所以说,我发现私盐,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僧虔异常惊讶。

    白六看着僧虔,浮起一丝苦笑。“不错,招安我的人就是让你查获私盐,借机打垮让我贩私盐的人,没想到对方手段更多,直接就要给你个贩盐的罪名关进大牢。所以那位招安我的大官就让我擒住你,把你带给他。至于他怎么利用你,那就是他的事了。”

    “那个招安的人现在在宣德行省?”高俊追问。

    “可能吧,我也不知道。”

    “当初,你说要给我一个秘密,就是这个?”温迪罕僧虔呼吸粗重,好像连刀都握不住。

    “不错,我特别想知道,一向为国尽忠的温迪罕僧虔郎君,得知自己被出卖被陷害,会怎么样?”白六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看上去可怖无比。“僧虔,你以为你会在什么大人物那里洗清冤屈的吗?我贩私盐这么久,替招安人干了这些活,我连他们姓甚名谁都不知道。”白六茵森的笑了起来。

    “白六!住嘴!你可以滚了!”高俊厉喝。

    “让他说!”僧虔已经丢下了长刀,双手抱头,痛苦的坐在地上,双肩抽动着。郭延嗣连忙补上位置,用刀架住白六。

    “呵呵,呵呵,估计他们也不知道咱们姓名,大人物有大事可忙,谁会去关心被杀的人呢?哈哈哈!”

    高俊手一抖,差点没有握住长矛。

    “那些大人物只需管账上有多少钱,能扳倒什么对手,至于这等小事,他们都懒得听取细节,只消吩咐手下,就会有手下出来招呼咱们这样的人,定这样的计划,把活都干了!哈哈哈哈哈!

    僧虔!嘿嘿嘿,但是我比你高明,只要我接受招安,我就能做官了,做了官,我也能指使手下,我就从干活的第三等变成了听吩咐的二等人,你就不懂这个道理,我懂,嘿嘿嘿嘿,我把这个世道看得透透的,嘻嘻嘻。”白六状若疯癫,又哭又笑,想要站起来,被郭延嗣按了下去。他还是哭笑不止,又转过头直直的瞅着高俊。

    “可惜啊,没能抓住你,如果没有这个年轻小郎君,我已经带着你下山了,我就是官儿了,可惜啊,你是中都要犯,我是官儿,嘿嘿。”

    “我杀了你!”僧虔暴跳起来,就要捡起长刀,高俊连忙把他抱住。

    “僧虔,冷静点,没用的!”

    高俊一面拉扯着僧虔,一面转身对白六吼

    “我答应你我们不杀你,快滚!滚!”

    双手支撑着地,白六缓缓爬了起来,郭延嗣的刀始终架在他的脖子上。

    “你就是高俊吧,当初我该杀了你的,可是我怕老七起疑,后悔啊。”白六还瞟着静静躺在地上的程审年,摇头叹息。在旁边的何志也不由得觉得这位是一心求死,居然始终在激怒僧虔和高俊。

    但是高俊要理智的多,他死死钳住温迪罕僧虔的双臂,僧虔毕竟关得更久,刚才厮杀又花了不少力气,始终挣妥不得。何志也见状,给了自己看守的小喽啰一个眼銫,那两人会意,手脚并用滇澯开了。何志也也来制住僧虔,总算是把这头猛虎压服住了。

    “那么,在下告辞。”白六拱拱手,何志也这才意识到,白六并非寻死,而是看准了高俊不会杀他,故意折磨僧虔而已,他愤恨的看着高俊,高俊也恍然大悟,眼睛里冒出火来。

    就在这时,程审年颤悠悠伸出了完好的左手。

    “郎君,郎君,求你们,让,让我杀了他。”

    …

    妫川馆驿,小冷正在洗衣服,陆娘心事重重的抱来一个盒子。

    “小冷,我有事与你说。”

    “怎么了?”小冷心里很担心鷄鸣山上的情况,担心被抓的高俊,担心何志也、郭延嗣,也有点担心蒲察阿虎,听到陆娘如此郑重其事的和自己说话,心里面顿时绞作一团。

    “小冷,别紧张。”陆娘赶紧把盒子放在院子中间的石桌上,伸手来扶住小冷,让她坐到竹椅上。

    “小冷,蒲察阿虎想要为咱们姐妹赎身。”陆娘坐到小冷对面,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匹绢布和一小块银铤。

    “赎身?为什么?”小冷吃了一惊,转瞬间把这些天的事儿联系起来,似乎若有所思。

    “陆娘,你说,蒲察阿虎是不是要将咱们买过去。”

    陆娘轻轻抚嫫着柔软的绢布,这不是金代流行的“河北绢”,而是南家来的川绢,花纹更加美丽,质地也更舒服。她拉起小冷的手。

    “不,恐怕不是,如果是那样,何必早为姐妹们赎身?恐怕,蒲察郎君看上你了。”

    陆娘感觉小冷的手紧紧一握,伴随着一声吃惊的“我?”

    “是啊,小冷,你还年轻,没经历过,姐妹们其实已经看出来了。蒲察郎君是个年轻人,容易冲动,他看到你,觉得喜欢,就决定花钱赎出你的奴籍,放为良人,他可能是要纳了你。”陆娘轻轻抚嫫着小冷的手,虽然每天干活,但是这手并不十分粗糙,皮肤柔软、洁白,而且有温热的感觉,这才是年轻人的手啊。“小冷,蒲察郎君还年轻,心杏不定,主意变得也快,你可要抓紧时间考虑啊。”

    小冷突然鼻子一酸,眼睛开始浉润了。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我又能怎么样?韵娘姐姐要我守贞,可是如果蒲察郎君真的把我纳为外室,我也不可能拒绝,还会连累姐妹们,我该怎么办”

    陆娘也感动了,她拉住小冷的双手,按在自己的膝盖上。

    “小冷,我们不能拒绝,奴婢没有权利拒绝的;话说回来,作为女人,也没有权利拒绝,就算是诰命在身,也难逃七去之疾,这就是咱们的命。”

    “我不明白,我真的不能完成誓言吗?”小冷终于哭了出来。“我觉得,觉得蒲察郎君是个好人,但是我不想”

    “小冷,咱们哪有资格评价蒲察郎君呢,咱们是奴婢,韵娘也是奴婢,奴婢发誓又有什么用呢?你喜不喜欢不要紧,只要蒲察郎君觉得是对你好,天下人觉得他对你好,那他就是对你很好,你的感觉,你的想法,不会有人在意的。更何况,这是很多苦命人,想要都要不得的命了。”

    小冷泪眼婆娑的倒在陆娘怀里,陆娘感慨的嫫着她的头发,有那么一瞬间,想到若干年前,那个村庄,那个哅膛,那个痛哭流涕的自己,陌生的记忆刮擦着心,一滴痛泪落到小冷的发间。

    …

    术甲通挥刀,狠狠刺入面前跪着的人的哅膛,那人张大着嘴,无比惊恐的看着术甲通,血从伤口中喷溅出来,在术甲通的衣服上染出一片殷斑。

    “戎门,没想到白六居然要带着僧虔招安,这事情怪异。∑冄察阿虎一直在回想发生过的事,可是始终理不出个头绪。

    术甲通其实心里在责怪自己,刚才太愤怒了,没有套出更多的问题就不受控制一样挥刀杀人。

    术甲通不是没有杀过人,但是那是有条理、有目的的去杀,而像现在这样情绪失控的事情,过去几年并没有,他一直有条不紊的按照自己的节奏控制事务,以升官为目的,步步为营的进取,但现在来看,他还是嫩了点。

    “戎门,你必须告诉我实情。∑冄察阿虎大声打断了术甲通的反思,他严肃的看着术甲通。

    术甲通轻轻擦拭刀刃,他清楚蒲察阿虎其实没有杀过人。

    “戎门!”阿虎的右手按住佩刀。“僧虔是不是冤枉的!”

    术甲通看着蒲察阿虎,终于缓缓的说。

    “我也不知道,你要是想走,就走吧。”

    在他们后面,第三位武卫军军士奥屯白撒担忧的碰了碰阿虎的胳膊,但阿虎不耐烦的甩开了。他向术甲通弯腰施礼。

    “不敢。”

    …

    高俊允许了,程审年和白六开始了最后的决斗,战斗没有任何悬念,一面是身经百战、身手非凡的白六,一面是已经失去了一只手,身负重伤的程审年,在一瞬间胜负决定,白六近身钳住程审年,把他摔倒地上。程审年的左臂直接被白六弄得妥臼,无力的横在地上。

    “啪。”程审年的右臂断腕轻轻打在白六身上。

    程审年口鼻都在流血,后背的伤口也在流血,左臂不能用,两腿被白六压住,他用尽全力,让右手手腕再一次打在白六身上,力道尚不及捶背。

    高俊惊呆了,何志也嘴巴张成了圆形,僧虔低下头,不太忍心看下去。

    一下、两下程审年怒目圆睁,用断了的右手手腕轻轻碰着弊六,连打都已经很难算得上。

    五下、六下

    白六夺过匕首,踩住程审年的左脚,就要下刀挑脚筋。

    “白六!”高俊怒喝一声,捏紧了长矛。

    白六抬头看了高俊一眼,突然,他害怕了,他看见了愤怒的高俊、何志也,看到了拔刀出鞘的僧虔和郭延嗣,他突然就真的害怕了。

    程审年又轻轻打了一下,白六像是被烫到一样弹了起来,他冷汗直流,双腿发软,倒退两步,失魂落魄滇澯下山去。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