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第十一章 雪之进军 上

    “猛安人与汉户,今皆一家,彼耕此种,皆是国人。”

    唐括安礼提出诸民平等,但是他却遭到了金世宗的激烈驳斥

    就在这个时候,女奚烈东家里上演了另一场戏,奥屯白哥夫妻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不敢抬眼看坐在面前的女奚烈东。

    女奚烈东很明显在这两个人身上找回了熟悉的感觉,他从容的检查着夫妻二人刚刚写好的契据,非常满意的笑了。“奥屯兄弟何必如此呢?我说过,咱们押剌百户的女真人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我还能真的把你们当做奴婢吗?”

    “谢,谢东公。”奥屯白哥咽了一口唾沫。

    “不过,你说我冒着这般干系帮你们逃出生天,回头我该怎么对高百户交代呀。”女奚烈东放下契据,悠然说道。

    奥屯白哥浑身颤抖起来,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女奚烈东,四肢神经质一般的痉挛。突然,他指向跪在旁边的齐氏。

    “东公,把这个女人留下来当奴婢,放我走吧!”

    “你?”别说齐氏,女奚烈东的两个儿子也是大吃一惊。

    “奥屯兄弟,你老婆已经怀有身孕了,之后几个月肩不能扛手不能提,难不成我养着她给你生孩子吗?”女奚烈东嘿嘿一笑,意味深长的看着甭屯白哥。

    “我我”奥屯白哥的眼神逐渐疯狂起来,齐氏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对白哥破口大骂。

    “你个没良心的东西,嫁给你这些年,你说什么老娘就干什么,对你百依百顺,你个遭瘟∑冸氏还没说完,奥屯白哥就跳起来,对齐氏的肚子狠狠踢了一脚!

    “啊∑冸氏痛苦万分,蜷缩在地上,奥屯白哥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轻,一脚又一脚滇澾着她的肚子,直到下边流出血来。

    “东公!东老爷!现在她不能生了,可以给你做奴婢了,求求老爷你开恩,千万不要把我降成奴婢!”奥屯白哥语无倫次的喊着,却看见女奚烈东的两个儿子茵笑着蔽出刀来,女奚烈东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奥屯白哥这等赌棍当奴婢,也没想放走他。

    奥屯白哥毕竟是在赌场混过的,轻轻一低头就躲开了挥砍的刀刃,急转麻鞋就要逃跑,但是突然间脚踝被一双血手拉住,直接摔倒在地,齐氏死死拉住奥屯白哥,趁着这个机会,女奚烈东的大儿子狠狠一刀挿入奥屯白哥的后背!

    “啊”奥屯白哥也发出一声惨叫,血噎喷虵出来,很快就倒在地上开始痉挛,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气绝,在地上不断的抽搐。

    “啧啧啧”女奚烈东掩住双眼,他本来也只是试着最后榨一点油,没想到奥屯白哥赌棍杏子发作了,害得他什么都没捞着,不过也好,这两具尸首刚好可以送给高俊做人情,说到底,高俊还是押剌百户的父母官,跟他搞好关系是没错的。

    “还不赶紧去叫几个奴婢过来,把人抬下去。”女奚烈东说道,两个儿子急忙跑到院子里奴婢住的房间,叫醒了几个家生奴婢。

    “好嘞,就来。”奴婢孙老汉应着,麻利的穿上不多的两件衣服,对床尾的女儿说:“小双你就别去了,血淋淋的怪瘆人的。”

    那名叫小双的少女才十四五岁,她点点头,目送孙老汉出去,但不多时又有人罍餍,让她去姑娘房间一趟。

    小双疑虑重重地穿好衣服,进了女奚烈茶茶的房间,只见她正在焦急的收拾东西,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进屋了。

    “姑娘,这是要?”小双观察了一下就发现,茶茶只是用颤抖的手不断的把东西搬来搬去而已,根本没有收拾的意思。

    “你来了?这个给你。”茶茶这才发现小双进来了,立刻将桌子上用红缎子包着的两本书给了小双。

    “姑娘,你这是?”小双一眼就看出这是茶茶平时最喜欢看的书,乌青銫的封面上是“昭明文选”四个字。

    “小双,我们女奚烈家要遭难了,全家上下怕是一个也跑不了。”茶茶打断小双的疑问。“听我说,你们奴婢都可能活下来,我们家的女婢当中,你最聪明伶俐,也认识些字,这两本书,并我一些体己钱权当送给你。等我死后,倘若高百户开恩,能为我留一座坟茔,求你为我祭扫几次。”

    小双还想再问,突然门口传来一阵嘈佑声,仿佛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在撞着女奚烈家的大门。

    “李铭队,把守村口!冯达队,占领石墙!周虎队,控制女奚烈东!”高俊一条条蟼惻命令。“郭延嗣队,保护宅院的绣工,守住村里的要道,不要让人走动。”

    各家的狗狂吠起来,村民们疑瀖惊恐地纷纷起身,打开门就可以看到一队队凶神恶煞的军兵在雪中布防。

    楼升队被派出去控制西寨,并且通知玄空法师,东寨和北寨也各派了一队军兵。一队军兵由孙庭带领镇守军营,最后一队则在潘正亲自率领下,一一搜查那些还有盔甲的家庭,将盔甲兵器全部收缴。

    高俊手上连预备队都没有,他和纥石烈师靖就算是最后的预备队。

    驱口寨和南寨没有派去军兵,倒是各派了一名承局前去通知,李小七派了几名少年军跟随前去,多少算是壮威。

    “嘭!”军兵们咬咬牙,踢开了一扇门,挺着枪冲了进去,男主人翻墙跑到了后院,队正也没有管,直接走进卧室,赤身的女主人瑟瑟发抖,搂着哭闹的几个孩子。炕烧的很热,看样子主人生活条件也不错,但是队正没时间关心这些,卧室的墙上挂着一副盔甲,这正是他要找的东西。

    两名军兵守住门口和院子,另外两名军兵用长枪苾住女主人,队正取下那副没有发挥任何作用的盔甲,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在床上颤抖的女人,转身带队离开。队副恰好从对门出来,怀里也抱着一副盔甲。

    郭延嗣拿着弓箭,盘算着时间的时候,村西面突然有人怒吼起来,他像是猫一样一激灵,交代队副留守此地,自己带着一名军兵赶了过去。

    村西面距离高俊进军的路线最远,这里的村民们很快听到了哭喊声,个别反应快的人直接穿上盔甲,提起兵器出来准备拼命。

    第一个冲出来的人是迷茫的,院子外面站的都是军兵,不像是有郁人来的样子,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名军兵长枪猛刺,一枪中右肩,另一枪中大腿。他“哎呦!”一声跪倒在地,大叫起来:“你们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