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第一百四十九章 新闻

    第一百四十九章新闻

    地球是茫茫宇宙中的一个球体,它围绕太阳系日月旋转。于是,产生白天和黑夜黑暗和光明在交错之间循环着。地球上有海洋和陆地,海底世界五彩缤纷,浪漫而神秘;陆地上有河流、高山、草原和森林,肥沃的土地和贫瘠的沙丘,所有的生命都聚集在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依靠各自生物链生存和繁殖:肉食动物以草食动物为食,草食动物以草为餐,而肉食动物的粪便则滋润了青翠的绿草。在所有动物中,人乃万物之王,是动物王国里最凶残狡诈的动物,动物世界因人类的出现而不安,人类的智慧在于:把动物吃掉后,剩下的用笼罩关起来,放到公园里参观,取名为动物园。人们在动物园里可以看见比猪还大的老鼠、四只脚的鸭子、会吃釢瓶的鱼、会唱歌的鸟、会说话的猴子和一些稀奇古怪的动物等。

    最近,省城晚报上刊登了一则消息:

    在离城不远的一个村子里,有大批的蝗虫爬满了村民的房前屋后;青蛙从地里跳出来积聚在一块菜地里高声鸣叫,成群结队的蛇群横穿马路,阻拦了过往的车辆;成千上万只老鼠向山里逃窜;密密麻麻的蚂蚁排着长队开始搬家;野猫在夜里嚎叫,就像一群小孩的恸哭声……

    这则消息一刊登出来,就引起了市民的强烈反响,有人说:“动物们看见自己的同类受辱,它们专门跑出来向人们示威!”

    又有人说:“如今社会的坏人、贪官太多了,将动物们的食物全部都占有去了,这是它们跑出来闹饥荒!”

    还有人说:“这是一种不祥的预兆,地球恐怕要遭受一场毁灭姓的灾难了,成千上万的人们将无处安身!”

    更有甚者说:“这是妖魔鬼怪在作怪,只要能找到避邪的办法,就能免除这场灾难!”

    这些乌七八糟的说法闹得人心惶惶,许多市民们心神不灵、坐立不安。

    据说,在城郊西山的一座庙子里住着一位得道的高人,此人擅长八卦算命,还能降妖除魔。许多市民心目中的救世主终于出现了,他们仿佛看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就排着长队去庙子里上香、拜佛,请求这位高人算命、求卦。于是乎,曾经冷冷清清的庙宇顿时变得门庭若市、烟浓雾绕。

    晚上,看完新闻联播后,陈冰的父亲戴着一副眼镜坐在沙发上,他的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漫不经心地翻阅着。突然,他大声念了起来:

    “在离城不远的一个村子里,有大批的蝗虫爬满了村民的房前屋后;青蛙从地里跳出来积聚在一块菜地里高声鸣叫,成群结队的蛇群横穿马路,阻拦了过往的车辆;成千上万只老鼠向山里逃窜;密密麻麻的蚂蚁排着长队开始搬家;野猫在夜里嚎叫,就像一群小孩的恸哭声……”

    母亲坐在身边将电视声音调到最小位置,惊异地问:“老头子,你在念什么经哟?”

    父亲将报纸交到母亲手里说:“老婆子,你看吧,我不是在念经,这是报纸上刊登出来的消息!”

    母亲接过报纸细心地研读起来,看完后,她大声喊:“冰冰,你来看看,恐怕要出大事了?”

    陈冰正坐在电脑前玩电脑游戏,便漫不经心地说:“别听这些危言耸听的新闻了,有些作者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故意将一些不着边际的新闻刊登到报纸上,让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你可别这么说,这可是正儿八经的都市晚报啊,我们可千万别大意,还是‘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吧?”

    陈冰正玩得起劲,对母亲的话有些不耐烦。便说:“放心吧,天是塌不下来的,大家的日子还是照样过,我劝你们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还是就别去信这些无稽之谈了!”

    母亲没好气地说:“我你爸都这大把年龄了,还能干什么?哪里像你,年纪轻轻的,成天只知道在家睡觉和玩电脑,你就不想做点正经的事情?”

    一听这话,陈冰就觉得火冒三丈。

    “我怎么了,是不是你们也开始嫌弃我了?如果真的这样,我明天就搬出去住!”

    她将电脑屏幕一关,用力地甩掉电脑鼠标,气冲冲地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母亲看着她这幅样子,便惊愕地说:“老头子,这就是我们的女儿吗,我怎么一点也认不出来了?”

    父亲责备她说:“老婆子,你见风就是雨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掉,孩子都长这么大了,你的脾气应该收敛些,说话的方式能不能注意一点?”

    母亲长叹了一口气,说:“哎,我真替她担忧,自从她离婚,好好的一份工作被她辞去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地,年纪轻轻的一直在家里耍起,什么时候才到头哟,你说我们上辈子欠她什么了?”

    父亲严肃地说:“你可别这么说,在我眼里冰冰一直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她那段不幸的婚姻已经给她带来了不少的打击,辞去工作后,她去了不少的地方找工作,可没有找到合适的,她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人闲的无聊,没有出什么事情就万幸了,你说她不睡觉和去上网还能做什么,难道你想她闷死或者成天被你唠叨死?”

    母亲觉得父亲的话有道理,便说:“也是,我们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去关心和了理解她!”

    “那你去看看她在卧室里做什么?”

    母亲仍下报纸,从沙发上站起来,去推开了陈冰的卧室。她看见陈冰蒙头盖上被子,便去将被子揭开,关切地问:

    “冰冰,你今天怎么了?”

    陈冰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她赌气地侧身撅着芘股背对着母亲,母亲便将她的身子搬过来,发现女儿眼眶里挂满了泪水。

    “孩子,妈妈错了,请原谅我,好吗?”

    陈冰一头扎进了母亲的的怀里,放声痛哭起来。母亲轻轻抚嫫着女儿的后背安慰她说:“孩子,妈妈知道你心里堵得慌,就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吧!”

    陈冰仰着头,问:“妈妈,我知道自己已经这么大了,总在家吃闲饭不好,但我已经努力了啊?”

    “暂时找不到工作没关系,就住在家里吧,你是母亲身上落下来的肉,哪个母亲会嫌弃自己的孩子呢?”

    “那我明天去人才交流中心看看?”

    “别急,找一份好工作必须要有一个好的嗅潿,你说不是吗,明天妈妈陪你出去散心,你看如何?”

    陈冰点了点头,母亲将她平放在床上替她盖上被子后,便轻脚轻手地走出卧室,替她关好了房间的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