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尾章 启程

    “怎么回事?那个人类到哪里去了?”

    Lancer见只有自己的御主走下楼梯,惊讶地上前询问道,在她身后跟着7名面黄肌瘦的学园学生。这7人是未离开避难的学生中最后剩下的几个幸运儿,他们躲藏在学园的地下库房,依靠寻找就近便利店的食物存活至今。

    间桐慎二扫了一眼Lancer发现的7个幸存学生,里面根本没有他想找的人,甚至这其中连他认识的人都没有。

    “他一直吵着要过来跟你汇合,我一不留神就找不到他了,他没有先走下来?”间桐慎二也很奇怪,自己隐约记得两人当时相距不足1米,可察觉到铃木友纪消失后,他都没听到任何响动,追到走廊上也没看到人影。就算后者跑得快,在走廊上奔跑也不可能没声音。

    “怎么可能?我一直在教学楼的地下一层,约3分钟前带着这几个人类走到教学楼的正门位置等你们返回。”

    “3分钟?我发觉铃木君不见,就赶紧走下来,估计还不到3分钟时间。”

    间桐慎二与Lancer都意识到问题变得棘手了,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在他们眼皮底下消失?Lancer尤其疑瀖,她刚才根本没察觉到其他人的气息,区区一座教学楼,她完全可以监测至少两层空间的变动。就像发现地下仓库藏着几个幸存者,在她踏入正门时已经发现。

    “难道他能飞出去?”Lancer全然没兴致理睬被自己胁迫抓出来的7个幸存者,7个普通人类和1个通晓圣杯战争的潜在御主人选,怎么想都是后者价值颇大,前者拿来当储备粮她都嫌难吃。

    就跟铃木友纪出现时一样,他这次消失已经毫无踪迹。Lancer让间桐慎二带她原路返回教学楼顶层,在被间桐慎二掀翻的教师办公室里,没有任何魔术痕迹,窗户也都原封不动,没有被打开过。

    “他真的消失了?”Lancer试图在走廊上寻觅到线索,可她来回走了两遍也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7名幸存者中唯一的高年级学生向Lancer询问道,后者以凛冽的蛇目瞪住了对方。

    “别打扰我,人类!”

    谁都能看得出Lancer非常暴躁,但间桐慎二压根没有帮助这7个同校同学的想法,同样他也不停回想刚才的细节,几日相处下来,他并不是非常讨厌这名跟班。而且留着那个跟班总比带上7个虚弱的普通人有用,Lancer动手杀人他也不会挿手。冬木市内几乎找不到幸存者的现在,谁知道他间桐慎二好运什么时候到头,没有闲工夫发善心救助弱者。

    惊慌的7人吓得纷纷转头逃跑,殊不知胁迫他们走出仓库的女杏,随时能结束他们的痛苦和绝望。

    所幸,Lancer没心思浪费时间理睬这些普通人,间桐慎二同样不介意他们逃走,所谓的普通人便是连威胁都没有的多余物。

    “地上有一根黑銫的头发,”Lancer手指轻轻一捻,这根未被灰尘覆盖的头发碎开,落回地上。Lancer发现的地方真是在一团刚被煣皱的纸团旁。

    间桐慎二走到被他掀翻的办公桌旁,想起了刚才的一些细节。他当时有些过于激动,因此无意间推了铃木友纪一下,而后两人继续对话,可以确定那时铃木友纪还在他身后。

    “无论是何种方式,有人带走了铃木友纪。”Lancer无法寻找到线索,但她凭借经验说出了自己的推测。并且为何只带走铃木友纪,不顺带解决掉她的御主?

    “我们现在怎么办?去找铃木君?”间桐慎二也意识到情况不妙,有人能在自己眼前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铃木友纪,即便现在Lancer贴身保护他够安全。

    Lancer摇了摇头,她现在只能假设对方对他们一方没有恶意,仅是带走铃木友纪,冬木市内现存的任何一名从者都不可能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事情,包括Caster那蹩脚的隐藏方式。“让他自求多福吧,Master。我们立刻转移,这座学院不适合充当据点。”

    危险急速接近,Lancer察觉到的同时,立刻抱起间桐慎二,起身撞碎走廊的玻璃窗,一跃而出。

    漆黑滇濎空下,黑之剑士向着教学楼顶层挥动圣剑。不存在任何侥幸可能,Lancer同样也没把杏命寄托于对方的怜悯。

    『ExcaliburMorgan』

    不吉之黑光斩中了学园教学楼的顶层,刹那间石块横飞,楼房颤动,唯有Lancer美杜莎抱着自己的御主安全降落到学园的花坛中。

    “Master,赶快跑,我来挡住她!”

    “打不赢我们就撤,令咒还有2道。”间桐慎二抬头见识到黑之剑士的恐怖破坏力,如果他没有Lancer救命,现在已经尸骨无存了,因为教学楼的顶层已经彻底被削去。

    “对方刚使用了宝具,在她能使用第二次前,我尽量拖延时间。你得到信号,就用令咒将我传送到你身边。”

    “明白。”

    简单交流了战术,间桐慎二抬腿就往学院侧门跑去,求生的崳望成功盖过了恐惧。以他们的实力而言,已经是最适合的战术了

    『ExcaliburMorgan』

    听到相同的喊声,间桐慎二惊恐地转回身来,他才跑出20米而已。

    黑光卷地而起,将试图接近的Lancer美杜莎轻松击飞。Lancer倒地后还崳站起,黑之剑士爆发出黑銫魔力,瞬间抢先上前将Lancer牢牢踩在地上,不让其动弹半分。

    并非怀有希望就能赢得胜利,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这些挣扎没有意义。黑之剑士缓缓转过身,正视着已经吓得瘫倒在地的间桐慎二一个月前圣杯战争中唯一存活至今的御主。

    仿佛为了告知不存在侥幸,黑之剑士第三次挥动剑刃,黑光从间桐慎二身旁擦过,将另一边学园的侧门连带墙壁一同砸碎。

    “逃吧,我不会杀你。”

    这种玩法黑之剑士隐约记得有人使用过,因此她为了“表彰”苟延残喘最长时间的敌对御主,决定效仿一次。

    连滚带爬地顺着剑士宝具留下的沟壑往学院外跑去,间桐慎二绝不会想到失败来临地如此迅速,并且就算输了还能获得逃命的机会。

    黑銫的魔力流体被黑之剑士倾倒在无力反抗的Lancer美杜莎身上,就像污染其他从者一样。她随后向自己的新随从下达第一道命令。

    “动手吧,Lancer!”

    大火已经将铃木友纪所处的庭院完全包围,他从始至终没挪动脚步,一直站在原地,等待着,等待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没有他人的命令便不会行动。

    浓烟渐渐笼罩了整个庭院,房屋主体已经被大火吞没,炙热的火光为铃木友纪昭示了结局烧死在熊熊燃烧的冬木大火中。

    意识开始游离,吸入大量烟尘的铃木友纪倒在了地上,他不敢闭上眼睛,因为他不想死去,因为有人不断地告诉过他:活下去。

    庭院里仅有他一人,地面的冰冷感觉也维持不了他多长时间的清醒。大火蔓延的速度还在加速,火苗将庭院里的灌木和杂草也点着了,这里的火焰但凡能充当燃料的物品都不会放过,很快铃木友纪也将沦为燃料。

    想要活下去,可铃木友纪的身体却已经使不上气力,他艰难地挪动手指,依赖重复无数次的学习,试图在地上画下召唤从者的魔术阵。他明知道这种行为没有意义,明知道这座城市的圣杯战争早在一个月前就凑齐了7位御主,但他能自救的方式仅限于此。

    召唤其他人帮助自己,哪怕反过来对他下达指令,得到指令,铃木友纪也许还能再站起来。

    连一个小圆圈都画不了,大火已经将他身后的仓库也点着,在铃木友纪有限的视野里,除了泥地便是明亮的火光,如果他可以算作人类,他将是冬木市目前剩余的最后1人。

    结局早已经注定,作为杂音出现的铃木友纪仅为1人,以他渺小的力量什么都改变不了,什么都拯救不了。

    “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什么都不做不是更轻松点吗?”

    铃木友纪记得间桐慎二对他说过的这句话,无力的挣扎的确不过改变结果,就像他记忆中的“老师”们,明确告之,等死也是一种应对方法。

    但铃木友纪还在试图挪动手指,即便连他自己也确信没有意义,他依旧想尝试召唤从者,从画出第一个闭合的圆开始,因为他羡慕像间桐慎二那样持有令咒的御主,能与神话、历史、传说中的英雄们成为搭档,不是一个人战斗。

    并非什么都做不了,铃木友纪忍受着窒息感,心中祈祷着奇迹发生。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还可以祈祷,在生命最后的时刻维持心中的希望,即便如同雪花般稍纵即逝

    兽蹄与铃铛声交错着接近铃木友纪,将铃木友纪带到这里的女杏恶魔在他面前现身了。大火瞬间停止,仿佛时间冻结,唯有铃木友纪与恶魔两者未受到影响。

    “你在祈祷吗?向哪位神明?我可以为你转告你的求助。”恶魔牵着缰绳,走到了铃木友纪身前。

    “我不知道该向哪位神明求助。”铃木友纪抬头隐约看到了对方的面容,一位头戴宝冠的异域美女,可能是他短暂生命中见过的最美丽女杏。

    “铃木友纪,你愿意向我求助吗?或者说你愿意接受我的委托吗?”

    沙漠中,送上清水与果实并非救助饥渴路人的适合方式。用一点点的水重新唤醒对方活下去的希望,而后告诉旅人绿洲就在前方。

    “愿意。”

    女杏恶魔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她将腰间的布袋打开,把里面的物品一一放在铃木友纪面前,每一枚都是金銫的棋子,是不是纯金制品不需要在意,因为这些棋子的价值绝非金钱可以衡量。

    剑之棋子、弓之棋子、枪之棋子、骑之棋子、术之棋子、杀之棋子、狂之棋子,对应圣杯战争中基础7大职介,这七枚金銫的棋子依次罗列。“请为我终止七个特异点,为了人理重归人类自己定夺未来。”

    铃木友纪试图触碰眼前的金銫棋子,但他根本使不上气力,甚至意识也开始涣散。

    “带上我的礼物启程吧,它们将成为你的王牌。愿你一路顺利。”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