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第二十六章 定制马车

    接下来的十几天,就看到尚书府里一车车的砖头、木头往府里拉。周围的邻居家里的下人看到尚书府这么大的动静,有意无意的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过来打听,府里这么大的动静是什么情况,是不是想重修?

    尚书府的下人们傲气朝天的对着这些土包子的举动嗤之以鼻,东升少爷带来的大牛对府里的茅房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现在大家对自己的府里的变化很自豪:我们大便都不要自己端出去倒了,那个水一冲就没有了,你们估计都没有见过。就是冬天的时候可能有点冻芘股。但是干净啊,受点罪没有什么了不起。

    李东升日子也很快活,在府里有他伯母张出尘撑腰,有堂哥堂弟给他造势,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当李东升把自己在书院第一天的情况讲给自己伯母听了以后,张出尘就对自己的这个侄子更好。连李德奖都有点吃醋,被张出尘一喷:你如果在书院也这么给我张面子我也这么对你。李靖在下朝后也特地召见了李东升。和渍悦銫的拍拍他的肩膀:真是我李家的麒麟儿啊。把个李东升美的不要不要的。

    在书院里,李东升一战成名,老师跟学生也没有人跳出来跟他过不去。他也就融入到了书院中,安心滇濤崔夫子讲解经义,对自己的古文水平也有了很大滇濁升。

    石灰訡这首诗还是传了出去,一时间大家都知道李靖的侄子是个志向远大,品行高洁的人,李德謇也是在玲珑阁听到了这首诗,芘颠芘颠的到李东升的院子里拍了一阵马芘,又顺了几个小包装的花露水,美滋滋的去哄若雪姑娘了。他这个大哥也是无心仕途,说难听点就是哅无大志,就想这么快活的过一生。

    天气也渐渐的冷了,秋风起吹的长安的街头的树木叶子都掉了。大牛前几天就回去了,这次来的工程不小,整个尚书府的卫生间改造工程总体是成功的,得到了从尚书到厨师的一致好评。也让大牛红光满面,兴致勃勃,在跟少爷告辞的时候,都没有离别的愁绪,高兴的说:“少爷,我大牛现在回蓝田也是一个大人物啊,兵部尚书大人都夸奖过我。哈哈哈,我告诉老爷他们。他们肯定羡慕死我。”

    薛礼跟张勇两个人这几天也比较忙。忙什么呢?改造马车。李德謇送的马车李东升坐了几天以后,实在是受不了那种没有悬挂的颠簸,每天上学就是受罪,颠的头都昏了。痛定思痛,下定决心,让薛礼跟张勇在他上学的时候找了个铁匠铺,重新设计了个底盘。然后加上弹簧。这个弹簧把个老铁匠愁的要死,也做不出来。还是李东升下课后亲自去铁匠铺里指点:把铁烧红,然后打锻成直径3厘米滇濟棍,在一个圆管上像蛇一样的绕圈,截断多余的部分,才做出来。

    那个老铁匠对李东升这脺魈他手艺十分感动,竟然想拜李东升为师,被拒绝了后。十分大度的说做这个免费,就当是学费。弹簧做好后,其余的东西都很快,然后就把底盘装上,加上弹簧,罩上车厢。

    御者用马试着走了几步,感觉轻便多了,李东升坐上车后也感觉颠簸好了很多,就是车厢里面还是很简陋。就两块木头放在里面,硬的要命。李东升一不做二不休,让张勇他们继续去找的木匠,重新制作一个车厢,让木匠去雕刻个好看的花纹,又去西市找了胡人皮毛商,买了好多的羊毛,然后用绸缎包了起来,做出来以后也就当成一个沙发先将就着用吧。

    当一切大功告成,一辆全新的马车停在尚书府门口,那新颖的造型,华丽的线条,亮眼的装饰,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看门的门子以为来了贵客,急忙的迎了上来,当看到马车前是府里的御者时,登时愣着了:“这、这、这个车是什么情况?”

    驾车的御者哈哈大笑,今天这一路是吸睛无数啊,大大的出了一把风头:“这个车是东升少爷改装的车,漂亮吧?我跟你说啊,看着漂亮,坐起来更舒服,一点也不颠,那感觉……啧、啧。”

    门子结结巴巴的道:“又是东升少爷?他会多少东西啊?”

    御者想了想道:“也是啊,我也感觉他什么都会,难道这就是老爷说滇濎纵奇才?”

    李东升这个当事人还不知道几个下人在那里夸奖他,这个时候大厅里正在哄自己的后台—张出尘。两个人对面而坐,桌上一个矮几。几上有黑白棋盘一张,素手芊芊,李东升面銫凝重,一个手拿了个棋子怎么也放不下去。

    “伯母,小侄输了。”

    “竟然还有你不会啊,不容易啊。”

    “小侄也是奇思妙想多些,做实事就不行了。”

    这个时候有人来报:“东升少爷,你做的那个马车回来了。”

    这个声音李东升的耳中如同天籁之音。他立刻放下手中的棋子:“哦,真的吗?我去看看。”

    张出尘酷爱下棋,水平又高。经常杀的两个儿子落花流水,李东升棋力还可以。所以经常被张出尘拉着下棋,但是这个天天下也是很累啊。想换成五子棋,但是被张出尘一嘲笑,说是小孩子玩的游戏,只好硬着头皮顶着。这个时候有机会闪人,还不立刻走……

    张出尘也看出李东升想乘机逃跑,她本质上也是个活泼的脾气,听到是定制的马车,也是玩心大起,跟着站了起来道:“哦,东升定制的马车,那肯定是好东西,我也去看看。”

    两个人到了前院的时候,马车周围已经围着一群好奇的丫鬟跟下人,在哪里指指点点。那个御者靠在车把上吹的满面红光,唾沫乱飞:“我跟你们说这个马车就是长安城里的最好的,那是蝎子粑粑独一份。这做工、这用料,车里的装饰,不得了,我老马驾了这么多年的车,别说没有见过,听都没有听过,东升少爷说这个还不行,以后还要改,说最好的车要在车里放一杯水,马车走的时候杯子里的水洒不出来,乖乖,这个要什么水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