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第五十九章 极限施压

    等人走了以后,李世勣叹了口气:“药师,你是聪明人,我们这么办好吗?”

    李靖笑笑:“只有趁唐俭去和谈的时候,颉利才会放心,他不会想到我们敢趁这个时候去进攻。这次他被我们打怕了,有点风声我怕他就逃,想要一劳永逸,只有出其不意。”

    “可惜唐俭此人书生意气,顽固迂腐,还心眼,他最后知道你趁他在突厥营地而发起进攻,置他于险地,等他回朝之后,肯定会怀恨在心,在朝堂的对你不利啊。”李世勣道。

    “那又怎么样呢?你我位极人臣,对权位也没有什么惦记,我们的年纪都大了,现在就想做点事情,如果此战功成,那我大唐北疆几十年就没有战事,我也就可以安心的休息了。我出生在马邑,从就看多了突厥人来边境打草谷的惨像,现在我有这个能力,那绝对不能放过。侥幸成功的话,我们也可以名垂青史了哈哈。”李靖笑着道:“东升刚才说的好啊,不可沽名学霸王,我们不能连个孩子都不如吧。”

    “哈哈,要我说啊,我们还真不如东升这子,脑子也不知道怎么长的,总是能有新点子出来,要不是他定亲早,我肯定要拿他当女婿。”

    “你下手晚了,他来长安前就定亲了,是个普通商人之女,我家夫人说太委屈东升了。”

    “听说他是岳丈是一眼就看中他,现在看来是慧眼识珠啊。”

    “主要还是东升跟那个姑娘情投意合,别人怎么看没有用的,东升这个人表面全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内心非常骄傲,有自己的坚持。”

    两个人都是人杰,一旦下定决心就不会改变,反而都聊起了家常事情,这个行动对于他们这些征战多年的武将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事。

    铁山,突厥大营外,唐俭站在突厥大营前。寒风阵阵,吹的他脸上生疼,等了许久,终于有一大群人从大营内出来。

    只见一名身材高大胡须满面的大将正是阿史那思摩率先开口:“可是唐俭唐大人?”

    唐俭此行乃是代表李世民,当然不能示弱,中气十足道:“正是,我代表大唐天子来与颉利可汗会谈,不知他怎么不出来迎接。”

    阿史那思摩脸銫很悲伤的道:“唐大人,我们大汗因为连日作战,身体有恙,所以才不曾出来迎接。”

    唐俭闻言脸上很是气愤,这个是幼儿园一样的借口:“这位将军。我此行是代陛下会谈,我身后的可是天子仪仗,颉利可汗不出门迎接,如此失却礼节,可是藐视我大唐?执失思力,这个就是你说的诚意?”

    唐俭乃是一个书生,儒家最讲究礼节,唐俭受李世民嘱托,当然要把一切做到最好,出行使节最重要的就是不能丢面子。他并不提颉利可汗的病。显然意思是礼大于一切。

    执失思力是陪唐俭来到突厥的,这个情况他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唐大人别急,我们大汗应该是真生病了。”

    阿史那思摩还在推妥:“还请唐大人恕罪,我们大汗连续在这么冷滇濎气里作战,他的年纪大了,真的是身体不允许,并不是有意不来。”

    唐俭听了呵斥道:“你们突厥实在没有诚意,邀请我们来和谈,现在却做出种种动作。我大唐乃是礼仪之邦。既然你们大汗身体不好,不能出门,那和谈也肯定不能进行了。那我们便在突厥营外扎营,等待你们大汗身体好了再说吧。”

    看着唐军真的在准备扎下营了,阿史那思摩急忙道:“唐大人且慢。我去王帐内看看大汗能不能坚持下。”说罢,便急急忙忙带着执失思力而去。

    突厥王帐内,颉利可汗坐在一个铺满羊毛的椅子上,一脸严肃:“唐朝议和使节没有进营地?

    执失思力进来把营外的情况一说,颉利立马大怒,:“执失思力,你就这么办事的?让唐军来营地里见我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执失思力道:“大唐现在有战争优势,我军现在正是困难势冓,就忍下了吧。”

    颉利气的破口大骂,多少年的粗话都说了出来。发泄了一会后。颉利可汗终于平息了自己的怒火,恨恨地道:“走,跟着我出去迎接唐人,满足他们的虚荣心。”

    看着一路龙行虎步走在最前面的的颉利可汗,唐俭嘲讽道:“可汗拖着病体还要前来迎接,真是太让我们感动了,谈判没有开始,但是只要可汗保持着这样的诚意,我们一定会有好的结果。”

    颉利心中非常不爽,但是当听到唐俭说有好的结果时,眼里就有了亮光,努力做出一副喉咙沙哑的样子:“大唐天子见谅,此次我突厥以最大的诚意议和,之后突厥和大唐就永为兄弟之邦,从此之后再也不互相侵犯。”

    唐俭也跟着笑道:“大唐也是这个想法,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谈,只愿两国之间再也不兴刀兵。”

    两人仿佛相交甚久的老朋友,在大营的门口就这么手挽着手谈笑风生。仿佛刚才不愉快的事情根本就没有生过一样。周围的突厥士兵看着也很开心,心中感觉此次大唐和突厥一定能签上和平协议。

    谈了许久,颉利猛的一拍大腿:“哎呀,你看看我怠慢贵客了,就在外面谈了这么久,快快进来,我准备了丰美的酒水跟美食,我们边吃边聊。”

    伸手把唐军引到营地中,颉利跟唐俭把臂进了王帐,然后流水的美食跟美酒呈上来,把唐俭喝的是头昏脑涨,在亲兵的搀扶着喝的已经醉了滇澠俭回了宿营地,唐军的宿营地被突厥设置在突厥中间,四面包围,唐俭等人为了不让突厥怀疑,自然只好接受这块宿营地。

    接下来的日子,唐俭每天都前往突厥王帐议事。其他人留守营地,以策万全。唐俭就开始了这种醉生梦死的生活,每就吃吃逛逛,然后跟颉利可汗扯皮。唐俭还是有水平的,他知道现在是颉利在求着大唐,所以唐俭把条件开的高高的,让颉利根本签不了,这个就是所说的极限施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