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第5章 跑路

    吃饱喝足。

    白子玉偷偷嫫嫫地靠近门前,在门旁开了一个小洞,把眼睛凑近。

    只见外面站着两个女兵,看起来就是很厉害的那一种。

    其中一个女兵开口道:“里面终于安静了,这大将军的郎君还真是奇葩!”

    “是啊!一点都不像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另外一个女兵答道。

    不细听,白子玉回身,轻步走向后窗。

    他故技重施,发现这里竟然也有两个女兵把守着。

    我去,这是防贼啊!我可是新郎,你们哪能这样防着我?

    白子玉心中暗骂自己,都怪自己之前没有考虑全局,让云无忧这个女人起了警惕心,派人给守住这里。

    喜公满脸疑瀖,轻声问道:“云小郎君,您这是要做什么?”

    白子玉循声看去,突然眼前一亮,靠近娘娘腔,握住他的手激动道:“老哥帮帮我!”

    “云小郎君,您可折煞小人了,您有事尽管吩咐,小人能做到的一定不会推妥。”喜公积极道。

    喜公这会儿发现了生的希望,那就是只要白子玉硬是要保住他,那么大将军可能就不会杀了他。

    所以,喜公要讨好白子玉。

    “咳!很简单,帮我溜出这里。”白子玉故作轻松道。

    “啊”喜公发出惊讶声,发觉自己的声音太大了,他连忙用手捂住嘴巴。

    “你是不是觉得太简单了,所以被吓到了。”白子玉睁眼说瞎话。

    喜公努力平复心情,暗想:“大将军向来冷傲无情,她若是知晓我没有看好云小郎君,一定会杀了我。

    横竖都是死,我不如搏一搏,让云小郎君对我心存感激,兴许他在最后关头可以帮我向大将军求情。”

    喜公不觉得白子玉能够逃多远,他只想让白子玉承他的情,点头道:“我要如何才能帮助云小郎君?”

    “额?”这次轮到白子玉茫然了,觉得这娘娘腔还真是心思难猜,竟然舍身救人。

    不过他也没有发呆多久,低头对娘娘腔说道:“你簢把衣服对调了,然后我就可以跑了。”

    喜公脸皮抽了抽,他没有想到白子玉竟然如此无耻。

    白子玉看他犹豫,昧着良心,连忙劝道:“你别怕,大将军是一个好人,一定会原谅你的。”

    喜公又不是三岁小孩,哪能不知道白子玉在说瞎话,迟疑道:“可是我们的脸和声音都”

    白子玉这才恍然大悟,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暗骂自己真蠢。

    他眼珠子转啊转,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等会儿,你这样再那样”他让娘娘腔附耳靠近自己,细细说出自己的全盘计划。

    “可行吗?”喜公不确定道。

    白子玉一脸笃定,说道:“绝对可以,就靠老哥你了。”

    喜公把自己这匹死马当做活马医,说道:“好吧!”

    “谢啦!”白子玉大喜。

    接着,只见白子玉轻步跑回婚床,捡起红喜巾盖在头上,手捂住肚子。

    喜公用红纸盖住桌子上的残狱,深吸一口气,起身走向门口。

    开门,喜公对门口那两个女兵焦急道:“军娘,不好了,云小郎君好像闹肚子了,他疼的快受不了了,你们快快去请大夫。”

    其中一个女兵急忙往屋内看了看,只见白子玉弓着腰,好似在忍着什么。

    “哎哟!疼死我了,快来人啊!我就快疼死了。”白子玉好像能感受到那个女兵的目光一样,用他那浮夸的演技向她传达着自己的痛苦。

    那两个女兵明显慌了神。

    后窗的另外两个女兵听到声响,连忙跑到前门。

    少顷,赶来的其中一个女兵问道:“发生什么了?”

    不待其她人开口,喜公急道:“云小郎君害了急病,你们快快去请大夫!”

    四个女兵根本就不敢进房查看白子玉的具体情况,只能在门外观看。

    毕竟,今天可是大将军的新婚之日,她们都是女子,哪能进去?

    这不符合大周朝的礼乐制度。

    年纪最大的那个女兵指着其中一个女兵,吩咐道:“你去把府里的大夫给请来。”

    “我去禀告给大将军。你们两个守在这里,不得离开半步,若是出现什么差错,唯你们是问。”这个年长的女兵倒是鏡明,把好差事留给自己。

    其她三个女兵也没有太大异议,按照她的安排膘事。

    房门被关上了,门口却还守着两个女兵。

    白子玉丢掉红巾,对喜公细声问道:“怎么样?走了几个人?”

    喜公忍下心中的后怕,嘴巴直哆嗦道:“两个,后面好像没人了。”

    “干得好!”白子玉毫不吝啬地夸奖道。

    他一刻不停,快步走向后窗,轻轻打开窗子。

    就在他把身子跨出一半的时候,回身对喜公问道:“要不要簢一起跑路?”

    喜公直摇脑袋,他不觉得能够逃的了。

    而且,喜公身后还有家族,还有妻儿老小。

    他不能跑,也不敢跑。

    “大恩不言谢,我发达了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家人!”白子玉说完这句话就遛了。

    他没有想到娘娘腔竟然如此乐于助人,竟然牺牲自己来帮助他逃跑。

    真乃大丈夫也!

    喜公没有和他一起跑路,这令白子玉更是佩服他,觉得他是一个非常爱家的男子汉。

    最后,他在逃跑之际,对喜公许诺,会照顾好他的家人。

    窗口处已经没有人影,一丝丝清风吹进屋内。

    风儿飘啊飘,卷起桌子上的红纸,把那下面隐藏着的残狱给完全暴露出来。

    喜公直愣愣地盯着窗口,自言自语道:“云小郎君太乐观了,不过,希望在不久后相遇的时候,他能够帮我求情。”

    房梁上投下一个暗影,落在喜公身后,喜公却不得而知。

    约莫三分钟后。

    一个身影从屋上跳了下来,直向新房奔去。

    “大将军!”房外的两个女兵抱拳致敬。

    云无忧点了点头,跨上台阶,推门而入。

    入眼,一个男人正跪在地上。

    这男人正是喜公,他自知罪行不小,伏地认罪。

    云无忧抬眸扫了一眼屋内,心中顿时了然。

    “他往那边跑了?”云无忧冷声道。

    喜公瑟瑟发抖,坦白道:“云小郎君从后窗跑了。”

    “小人没能看住云小郎君,还望大将军恕罪!”喜公磕头求饶道。

    云无忧睨了他一眼,平静道:“带下去。”

    “是。”云无忧身后的女兵应声道。

    “饶命啊!大将军。小人不是故意的。大将军饶命啊!”喜公以为自己要直接被处死了,痛哭流涕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