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第73章 无耻的小舅子

    南岩峰山寨里。

    轩辕舞卿一脸严肃,推着弊子玉一路向摆酒桌的空地走去。原本跟在后面的谢勇和胡水饺已经被轩辕舞卿打发去令赏钱了。

    白子玉坐在轮椅上思考着如何使这门婚事无效,无暇顾及其它。

    就这样,一男一女沉默不语,空留“咕噜咕噜”的轮子声音。

    很快,轮子的声音消失,轮椅也停了下来。

    沉思中的白子玉回过神,抬眼看向前方。

    只见前方密密麻麻的睡着许许多多人,她们或趴在桌子上,或直接倒在地上。

    白子玉鼻子里微微动了一下,皱着眉头道:“这里的味道真难闻,特别是混着羊肉鳋味的酒味。”

    看着一张张桌子上散落着菜渣和空酒瓶,轩辕舞卿眼眸里闪过一丝怒意,冷静道:“如今整个大周朝到处缺粮,她们可真敢乱来,竟然如此糟蹋粮食!”

    几个呼吸之间,轩辕舞卿在主桌上找到了轩辕昊天的身影。没有丝毫犹豫,轩辕舞卿推着弊子玉靠近轩辕昊天。

    满地所有人可能在昨晚太狂欢了,轮子压过地面而发出的声音并没有惊醒任何人。

    不大一会儿,轩辕昊天趴在桌子上的样子清晰地出现在白子玉面前。

    只见轩辕舞卿松开轮椅,快步上前,一手掐在轩辕昊天的耳朵上。

    “哎呀,疼疼疼快放手”还在睡梦中的轩辕昊天痛的直直大叫,朦胧的眼睛越发清晰。

    离轩辕昊天比较近的其她人被他的叫声给吵到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茫然地环视四周,最终都把目光聚集在轩辕舞卿的身上。

    看清掐住自己耳朵的姐姐,轩辕昊天放弃挣扎,可怜兮兮道:“姐你弄疼我了,快放开我。”

    虽然很生气,但是轩辕舞卿还是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去拧弟弟的耳朵。她松开手,责怪道:“现在知道我是你姐姐了?那昨晚你又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啊?我对姐姐做”,轩辕昊天刚醒,脑袋还有些不灵光,话说一半才想起自己昨晚做出来的好事,“我,我就是就是觉得姐姐你和林小,啊不,是和姐夫很般配,所以就忍不住想撮合你们俩,对,我就是这样想的,虽然昨晚我的做法太那啥了,但是我的初心是好的,你们以后一定会感谢我!”

    听到他这番话,轩辕舞卿心中的火气更大了。

    坐在轮椅上的白子玉瞅了瞅轩辕昊天的脸皮,暗自觉得他的脸皮应该比自己还厚。

    本来睡在地上的徐碧这会儿已经完全清醒,一想到自己也是谋划人之一,她就提心吊胆地站在一旁,挠了挠脑袋,挿嘴道:“是啊是啊,二当家确实是一番好心,大当家你和大郎君一看就是,就是要做妻夫的人,二当家这样做也是为了你们好,大当家你可千万不要责怪二当家啊!”

    说罢,徐碧暗暗在心中补了一句,也不要责怪俺,俺也是忍痛割爱,把林小哥让给大当家当男人了,俺可是有功无过的。

    “哈哈”,轩辕舞卿实在没有想到她们还想狡辩,气极反笑,“好,好一个为我啊!”

    在轩辕舞卿身后的白子玉表情古怪,不明白她到底为什么要笑,莫非她心里也满意这门婚事?

    轩辕昊天和徐碧一干人也感觉莫名其妙,不过在看到轩辕舞卿笑的时候,也都接二连三地笑了起来。

    “姐姐,我就说嘛,你一定会很”轩辕昊天满脸笑意,想和轩辕舞卿讨功劳。

    一想到自己心中的于宇光和说出很爱很爱自己未婚妻的白子玉,再加上目前全寨都已经知道的婚事,轩辕舞卿就气到极点,情绪失控喝道:“住嘴!”

    这一声呵斥轩辕舞卿带上了玄气,使它很清晰地传达到空地上的所有人。

    霎那间,本来一片笑声的空地猛的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僵着脸,很是难受的看着突然爆炸的轩辕舞卿。

    轩辕昊天说话的嘴巴半张,脸上喜悦的颜銫被害怕占满。

    “很好笑吗?”轩辕舞卿眼神有些冰,环视一圈主桌上的所有人,冷然问道。

    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回答,连平常一直嘻嘻哈哈的徐碧也不敢。轩辕舞卿还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出这种情绪,所有人都很不适应。

    在轩辕昊天的脑海里,轩辕舞卿一直都是一个对他细心呵护的知心好姐姐,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发怒的姐姐。

    “姐姐,我这不是看你笑了才笑吗?你怎么突然就发火了?”轩辕昊天弱弱问道。

    轩辕昊天的问话打破了僵局,徐碧连忙说道:“是啊是啊,大当家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一旁的白子玉都想笑了,觉得轩辕昊天和徐碧的脑子有坑,怎么就那么自信轩辕舞卿会把这门婚事看成好事了。

    果不其然,轩辕舞卿冷声道:“你们可真行啊,都这个时候还要装傻吗?难道你们觉得昨晚你们做的事情是对的吗?”

    该来的还是来了,轩辕昊天眼神有些飘忽,心虚的一匹。

    忽的,轩辕昊天瞥见轮椅上的白子玉,急忙上前,握住白子玉的手,夸张道:“姐夫,你看我姐姐总是对我凶,你快帮帮我,你和她说道说道,我昨晚做的事情到底对不对!”

    挣不开轩辕昊天的手,白子玉心中暗骂。

    麻蛋,这小子行啊,脸皮厚的要死,竟然还敢跑到我这个受害人面前求救了。

    虽然轩辕昊天在半山腰处算是给他解了围,令他没有被山贼轮煎。

    但是,白子玉可不会这样轻易放过他,说道:“昊天大哥,你别这样,我,我昨天不是和你说过我已经有未婚妻了吗?你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情,难道你就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吗?现在我你姐姐真的很难堪,还有,你别叫我姐夫,我你姐姐还没有正式结婚呢!昨晚那只是一场闹剧。”

    “不,姐夫你错了,你簢姐姐做昨晚的时候已经举办过正式的婚礼,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见证人,你是赖不掉的,你现在就是我姐姐的郎君,是我的姐夫!”轩辕昊天满脸笃定。

    他环视全场,大声问道:“你们说,我姐姐和姐夫在昨晚是不是已经正式结婚了?”

    “是!”在场所有人在昨晚已经串通好了,齐声回答道。

    好几千人的喊声,着实把白子玉给震撼了一把。

    下意识的,白子玉否定道:“可是我要是真的和你姐姐正式举行婚礼了,那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你们这是在说谎!”

    轩辕昊天的脸上隐隐约约勾出一丝笑意,朗声道:“昨晚姐姐和姐夫都高兴地陷入昏迷,这婚礼的所有流程嘛,当然是让下人扶着你们俩完成的,哦对了姐夫,我已经派人去你家下聘了,我相信,你家人很快就会把你的生辰六字送过来,不只是你家人,你未婚妻一定也会很高兴你能够嫁给我姐姐,她一定会默默祝福你们!所以姐夫,你簢姐姐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妻夫了。”

    “你,你”白子玉半张着嘴巴看着自己所谓的小舅子,他算是了解到轩辕昊天的无耻程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