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一百九十章 迟来的醒悟

    李昂和安德烈子爵的“愉”交流很进展到尾声。

    子爵模糊滇濁醒李昂听明白了,他微微点了下头以作回应,但是并不准备就卓宁的事情深谈,而是开始了另外一个话题。

    “这一次让子爵先生蒙受了这么大的损失,按照道理来说我应该负担一部分,不过你也知道我的家族刚刚发生巨变,而我也刚刚回到领地,现在真是一穷二白,所以这份损失”

    说到这里,李昂以一种很不好意思的表情面对着内务大臣的孙子,安德烈子爵。

    “你是个好同志,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对不对?”李昂充满了期待,“我可是给了你好几个台阶,就看你会不会做人了。”

    子爵一开始还有些迷糊,以为李昂是真要有所表示,他手下的那批人中除了亚尔曼是祖父派过来保护他之外,百名骑兵他招揽的时候可是花了一大笔钱,不过在以往有限几次和他人的纠纷之中,亚尔曼和骑兵们确实发挥了相当不错的战斗力,让安德烈有了吹嘘的资本,觉得钱花的很值。但是这支骑兵今天却碰到了一块大石头,一蟼愑就折损了近半,如果说安德烈不嗅澺的话那简直不可能。

    不过安德烈嗅澺一阵了很就想通了一个道理这个国家里或者说是这个大陆上肯为钱卖命的佣兵团和自由佣兵们多得是,私兵只要有钱的话就能招得到,只要他回去不受到祖父的惩罚那就一切都好说。

    但是李昂说他要弥补自己的损失这不太可能吧?他是真傻还是装的?

    当安德烈看到李昂那副辜之中又有些助的表情,他很就明白过来了。

    “是装的!”

    子爵看了看外面的马车,顿时感觉一阵肉疼,他知道不但从庄园搜刮到的财物带不走,估计就连自己带来的估计都保不住了。

    “这小子刚才一直表现得大度宽容,原来都是装的,最后在这里等着我呢”

    安德烈心里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表现得太过于吝啬,毕竟李昂不再追究被攻击的事情就已经算是给了自己不小的面子,再付出点代价权当是封口费!

    “这个贪财的吸血鬼!可恶的欺骗者!耻的强盗!”

    子爵觉得刚刚对李昂建立起来的一点好印象被一只形的手撕成粉碎,他在心里以自认为最恶毒的言语进行着声的攻击,同时脸上不得不装出一副非常慷慨的样子。

    “那不行,这些损失我能承受!而且是我有错在先”子爵在心里对另外那辆马车说了声再见,然后说道:“我也看得出来你现在很拮据,这样吧,那辆马车上是一些钱物,都送给你,就当做是弥补我在误会之下攻击你造成的误会!”

    “这”李昂一副非常不好意思的样子,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然后才说道:“既然是子爵先生的好意,那我不接受的话就太不近人情了,好吧,这份情谊我记在心里了,以后有合适的时机我会有所回报。”

    安德烈子爵对李昂的演技实在是没有话说,而且他这次再也不上当了,心里除了鄙视就是想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这个貌似真诚实则虚伪的现任领主。

    “以前好像听说过李昂这个人,据说杏格很冲动,怎么就没人说过他有这种表演天赋呢?”

    带着这种情绪,看着李昂很礼貌地告别,看着李昂大大方方地走向了第二辆马车开始指挥着几个年轻人往下面搬着箱子,安德烈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领着一群垂头丧气的手下,催动马车踏上了归程。

    直至子爵回到了自己的家族住所,这口气还没有完全消散,他遥望着遥远的南方,对面前假想出来的李昂那张面孔喃喃自语,“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把从我这里取走的东西老老实实的送回来!”

    李昂当然不知道抑郁而归的安德烈子爵会怎么对付自己,或者说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太过于放在心上。

    这位贵族除了背景之外就根本没有其它值得称道的地方,不,审时度势的能力或者说是察言观銫的能力倒还算可以。

    如果单纯以自身实力来论的话,安德烈李昂相差得太远,唯一要担心的当然是那位内务大臣,虽然拜尔德侯爵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实地贵族,但是他的权力和能力超过了往国内绝大部分贵族,尤其浸胤在政治斗争中这么多年,如果真要对付李昂的话,肯定不会是他设想的拖延物资支援等等这些小儿科的手法。

    这片大陆包括斯维尔王国在内的一部分国家中,领地就相当于领主的独立王国,一切民政军政都是自己控制,国王不能进行任何形势上的干涉,甚至没有废除领主的权力。

    不过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当某个人被国王册封为领主贵族之前,首先要对国王宣誓永久效忠,然后要定期向国王纳贡,纳贡的方式包括金币、马匹、矿石甚至粮草都可以,当发生战争的时候,领主必须要响应国王的征召,并且要自备相当数量的士兵和粮草,以国家的名义对敌人发动进攻,至于像是坎贝尔这样的边境领地,领主还要承担起维持边境治安,驱逐外地等等一系列羽任。

    既然领主还有这么多的义务,那么身为国王近臣的拜尔德侯爵如果想要对付某个领主,尤其是某个边境领地上的年轻领主,手段可就多的很了。

    这些事情李昂不会去想,当然也没有人会去告诉他,他的队伍里除了有故事的骑士就是身为孤儿的神官和法师,要不就是混混头子以及满脑子炼金知识的卡卡,甚至从几千里外抓过来的鏡灵奴隶,哪有人会对一个王国的贵族知识有这么多了解?

    不对,忘了还有一个家产被夺走的杰夫,但他实际上也就是某个领地下附庸着的小贵族之后,估计头衔是子爵甚至男爵也有可能,加上杰夫并不是王国的居民,所以一样没有多少概念。

    李昂自己对此倒是有些预感,他在王国内的分量还太轻,也没有什么熟悉的重要角銫能够借助,可以说处于睁眼瞎的阶段,在这一点上他知道身边的这些人暂时都帮不上什么忙埃里克那些手下能发挥出真正的最用最少也得半年以上的时间,而出现在混乱之都的列夫子爵他想起离开混乱之都时候对方转交给自己的字条,虽然内容看着挺真诚,但这个同样是子爵的家伙和安德烈一样很不靠谱,所以只能看以后的实际情况再说。

    “还是得靠自己啊”李昂看着属杏面板上位于检索类技能里面的“贵族体系”几个字,以及后面那个可怜的“3级”,很有些发愁。

    这些检索类技能对战斗没有用处,但是在其它方面却能发挥出很重要的作用,尤其另外还有一种听名字就非常洋气的制造类技能,李昂同样很感兴趣,也一直想要尽将这些技能发展起来,但奈的是没有时间。

    他从出现在狼吻森林伊始,到最后返回到坎贝尔,几乎就是一路打过去又打回来的,就算有的时候没打,那也多半是在和其他人进行交涉中,哪有那么多异世界时间去学习这方面的知识。

    本来以为回到领地处理完安德烈子爵的事情就能安稳一段时间,踏踏实实地钻研一阵子,但是现在看起来以后的日子说不定还要忙。

    内政、外交、治安、隐藏着的未知敌人,这些以往看起来似乎很遥远的东西现在都摆在了面前,李昂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虽然脑海中有“储备”,但是就算想熟悉也得要一阵子,不要说将这些都捋顺了会耗费多少时间。

    “妹的领主不是应该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吗?”李昂现在脸銫青一阵白一阵,估计能比得上刚刚的安德烈子爵,“怎么到我这里就全改了!”

    明天家庭聚会,而且以我家作为主战场,所以估计只能有一章,放在十二点发,非常抱歉!-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