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第六百二十五章 有些意外

    年前的时候.中组部部长去了一趟南丰省.任命孙长宇为南丰省常务副省长.同时带去的还有对南丰省紘书记武明训和政法委书记田松的调令.武明训去了中紘.田松调到外省.至此.中央对南丰省委班子的改组算是全部完成.

    这次來京里.孙长宇除了对老领导表示感谢以外.其实也有对自己在南丰省的处境感到忧虑的考虑.林系由势力庞大到现在很突然的只剩自己一个人.让原來围绕在林系周围的官员为之哗然.很多人已经是有些六神无主了.突然的崩溃.让很多人都面临着下一步的权力洗牌.更是有很多人趁着过年的时候.开始给自己找起了后路.反倒是刚提了常务副省长的孙长宇家里不如往年热闹.甚至可以用门可罗雀來形容.这不禁让他为之苦笑.

    虞凡请自己吃饭.要将庞昱介绍给自己.孙长宇不可能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这算是自己成为常务副省长以來收到的第一个好消息了.蓝江市遮南丰省的地位.孙长宇很清楚.而他更看重的却是庞昱身后的俞正国.所以见到庞昱.孙长宇也是显得很热情.

    毕竟两人都是上级别的领导.虽然一切都表现的很颔蓄.但虞凡还是看得出两人这算是一拍即合了.笑了笑.话语间很隐晦滇濁起代志强的事情.两人听了都沒有说什么.但从两人微笑着表情來看虞凡却是很明白问題不大.

    由于晚上要去给林东方拜年.所以孙长宇并沒有喝酒.事情谈完之后.几人也是随随便便的吃了点东西.就各自离开了.送走了两人.虞凡是重重叹了口气.自己该做的都已经做完.至于结果怎么样.就不是自己能够管得了的了.

    今年的春节算是虞凡过得最郁闷的一个春节了.大年初三的就要去党校报到.往年这个时候还正是拜年热闹的时候.今年他却是连家也沒回.直接在京里过了一个很无聊的春节.吃团年饭的时候家里也只有莫心蓝、林凝和自己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一点过年的气氛.往年在自己家里可是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想想都觉得郁闷.

    一大早.虞凡去党校报到的时候.班上却是出现了很多陌生的面孔.不仅仅是这样.年前一些熟悉的人也都不见了.一打听据说是一些新报到的学员.这么一说虞凡倒是有些明白了.去年的形式还不明显.过了一个年.大家也都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不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才怪.新添的这些人估计都是各家运作的结果.摘桃子的事情.谁也不会比谁傻.这么一想.虞凡也是刻意的留意了下这些人.

    规定报到的时间是早晨八点.准时准点的时候.教师的门被推开.班主任于长青带着编上的几位老师走了进來.紧跟在他们后面的是几位穿着军装的人.这种状况让大家看的有些莫名其妙的.

    看了大家一眼.于长青淡淡道:“从今天开始.党校中青班正式开课.我先给大家说一下你们今年一年的课程安排.”说完.指了指一旁的一位中年军人.道:“这位是陈林上校.从今天起.陈林上校将会是你们的教导员.而上半年你们的课程也会由陈教导员负责.”

    下面人听得心里一阵打鼓.弄个上校來当教导员.不会是要搞军事化管理吧.班主任于长青刚一说完.教导员陈林就上前一步.道:“下面我來说一说这半年的课程安排.今天我们会直接乘车出发去摇篮市.接下來我们将会以摇篮市为出发点.徒步重走一边长征之路.而我们的目的地也就是当年长征的目的地宝塔市.这一段路就是著名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预计时间是半年.希望大家能做好准备.”

    谁也沒料到这大年初三的一來就要走长征之路.这年还沒过完就要去长征.很多人心里不禁为之哗然.不过在经过年前的那一番折腾之后.倒也沒人敢在这个时候说些什么.看了大家一眼.班主任于长青道:“这是对你们上半年的安排.如果有人觉得不能适应的话.现在就可以提出來.我们会为大家安排退学手续.当然了.在长征途中大家觉得受不了了.也是可以退出的.好.现在愿意退出的请举手.”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会傻到在这个时候退出的.

    两分钟之后.于长青看了大家一眼,道:“既然现在沒人退出.请大家交出自己的手机和通讯设备.”这话一出.不少人都开始犹豫起來.这算什么.交出手机和通讯设备.半年都不和外面联系的话.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于长青眉头一皱.道:“记住你们现在都是学校的学员.不是地方上的各级领导.你们的任务是学习.我还是那句话.想退出的现在就举手.不想退出的请立刻交出自己的手机和通讯设备.”说完.冷冷的看着大家.

    交出手机这件事情.其实虞凡也是有些犹豫的.不过想到自己一定是不会退出.不由咬了咬牙.既然是早晚要交.还不如早交早完事.想到这里却是第一个走了出來.将自己的手机放在于长青面前.

    由于是第一个上交手机的人.于长青下意识的看了虞凡一眼.紧接着.其他人陆续交出了手机和其他的设备.旁边也立刻有人上前对这些东西进行登记.

    看到已经上交得差不多了.于长青微微一笑.道:“既然大家都沒有退出的意思.那么.剩下的半年时间就交给陈教导员了.你们在党校封闭学习的消息.我们会通知你们的家人.你们不用担心.好.我其他的几位老师会在宝塔党校那里等你们.希望到时候大家都还在.”说完.也不理会下面的人.转身笑着和陈林几人一一握手.然后带着几位老师走了出去.

    陈林是军人.沒有什么啰嗦的习惯.淡淡的看了大家一眼.大声道:“好了.现在去外面集合.车就在外面.大家依次上车.我们会在八点三十分的时候准时出发.”说完.看也不看.带着人转身就走了出去.

    教室外面停着一辆绿涩的军用大客车.虞凡找了个座位安静的坐下來.说实话.这样的安排不光是大家吃惊.就连虞凡都感到有些出乎预料了.看來这次上层领导是要下狠手了.这样的课程算是对党建工作的一种补充吗.虞凡不禁这么想.

    这些年国家的经济发展过快.相对的让党建工作显得滞后了.去党校学习有教条化、课程化的趋势.这次估计也是上层领导对目前党建工作不满的一种表现.想到这里.虞凡不禁有些释然了.

    陆续的客车上渐渐坐满了人.看看时间.坐在前排的陈林站了起來.淡淡的道:“开车.”看见车缓缓的开动.有人忍不住站起來道:“陈教导员.还有五位同志沒有上來呢.”陈林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却是并沒有说话.车继续向前开动.

    “这太不像话了.我们临河的林书记还沒上车呢.你还有沒有点组织纪律姓了.不行.你给我块停车.”一个略显发胖的中年学员站了起來.对着陈林大声的呵斥.却是一点也沒发现陈林眼中战來越浓的笑意.

    挥挥手.车倒是真的停了下來.车门也已经打开.用手指了指中年学员.陈林大声道:“你.下去.”那略显发胖的中年学员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警觉的看着陈林道:“你你想干什么.我我是国家干部.”陈林似乎懒得和他罗嗦.伸手一拎.向车门方向走了两步.顺手就丢下车.头也不回的道:“开车.”

    车很快开出了党校.陈林回头看了剩下的人一眼.突然笑着道:“刚才我看了一下.你们一共有三十八个人.五个迟到.一个被扔下车.现在还有三十二个.呵呵.來之前老首长交给我的任务是从你们之中带二十个人从摇篮那边走到宝塔.重走‘两万五千里长征’.不过你们现在的人很明显多了.也就是说你们之中还会有十二个人离开.你们觉得怎么样.呵呵.”

    听到这话.大家脸上很明显的一僵.虞凡听着不由暗暗叫绝.这算是引入竞争机制吗.重走长征之路啊.听起來绝对是个很有意思的党建课題.其实单将这一块的历史独立出來.很难有人明白长征的意义所在.不细细的思考.能够了解到的也只是红军在‘反围剿’失败之后迫不得已的一次战略转移.其实长征的意义远不止如此的简单.

    生活在建国之后的人.特别是像虞凡这样的八零后.九零后.很难明白神州的老百姓在那百年间是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中的.都只是通过电视、电影或者网络很肤浅的了解了一些.不会也太多切身的感受.一句无数人的鲜血铸就了我们现在是生活.虽然是很实在.但和那段历史的沉重比较起來.就显得很空泛无力了.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