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千古一帝

    康熙老大不知什么时候从殿后走了过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身着亲王服饰的人。

    婉婷还在愣神的时候,弘时已经拜倒在地,“弘时给皇玛法,阿玛请安。”

    婉婷也扑通一声跪倒,“婉婷给皇玛法,四伯请安。” 妈呀!!撞上雍正了。不知道他看没看见我踢他儿子?他以后会不会就因为这个砍我脑袋?婉婷伤心地勾画起自己无比凄凉的未来。

    康熙踱步走了过来,弯下身,和正偷偷往上看的婉婷打了个正面。婉婷吓得立刻又低下头去。

    “你是老九家的?” 康熙和蔼地问道。

    “回皇玛法,婉婷是九贝勒家的。”

    “恩。朕赏你的香水喜欢吗?”

    “回皇玛法,喜欢。” 她敢说不喜欢吗?

    “起来吧。”

    婉婷如获重释般的站了起来,一抬头,发现雍亲王正直勾勾的看着她。婉婷的心一蟼愑就又提到了嗓子眼里。

    这一个爹怎么能生出这么多杏格各异的儿子呢?你看人家八阿哥杏格多好,见谁都笑,九雹哥就算鹰郁了点儿,也还过得去。但是面前这张扑克牌脸是怎么回事? 人家不笑也不怒,表情比兵马俑还固定,但是就能看的你冷汗直冒。婉婷心虚的看着康熙绕过自己,走到了弘时面前。

    老天保佑,阿弥陀佛,让这个弘时不要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皇玛法,是婉婷先打弘时的。”

    你叉叉的!!好你个弘时!你倒是恶人先告状,我长八个胆子也不敢得罪你老爹,你就这么诬陷我。婉婷在心里把弘时的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一遍,然后得知自己现在的祖宗和他的一样,就把前面的祖宗都省了,单单问候了雍正><

    “我,我没有!” 婉婷本来是想和老康解释,却是冲着胤禛说的。

    胤禛鹰着脸,快步走上前,婉婷任命的闭上了眼睛,却发现胤禛的脚步没有于自己身边停留,而是绕过她,来到了弘时面前。

    只听 “啪”的一声,随后是弘时“啊”的惨叫。婉婷睁开眼睛,回过头去,见弘时已经被打的歪在地上,不可置信地看着胤禛。

    天可明见,这是雍正自己要打他儿子的,和她婉婷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啊!

    胤禛翻身跪倒在康熙身旁,说道:“儿臣教子无方,还请皇阿玛看在弘时年纪尚幼,从轻处罚他。”

    康熙冲胤禛摆摆手,示意他起来,然后说道:“弘时,朕刚才都看到了,你为什么撒谎?恩?”

    弘时颤颤巍巍地跪好,不过脸上却没有一丝服气的迹象。“回皇玛法,弘时在教训奴才,九叔的女儿就突然跑出来多管闲事,弘势凐不过才打了她。”

    “朕是问你为什么撒谎!” 康熙的语调变了,弘时吓得浑身一抖,不敢再多言。

    “罢了。” 康熙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年纪轻轻就满嘴谎言,此子难成大器。胤禛,你要好好管教自己的儿子,不要让他做出有伤爱新觉罗家颜面的事。”

    胤禛面沉似水,答道:“儿臣管教无方,回去后定会严加惩处。” 胤禛说完后,又向婉婷走过来。婉婷吓得打了一个机灵,鬼使神差的就退了一步,藏在了康熙的身后。婉婷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可能她打心眼里觉得胤禛比康熙更可怕。

    康熙看了看吓得发抖的婉婷和一脸郁闷的胤禛,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大手一伸,把婉婷从背后拉了出来,然后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小家伙,你怕什么?你四伯又不能吃了你。” 康熙说着,拍了拍婉婷的小脸蛋,然后在看到她脸上清晰可见的五个手掌印后又微微皱起了眉。

    婉婷现在有点受宠若惊,她在被康熙抱着诶!近距离的打量康熙才发现,这位著名的千古一帝脸上的皱纹比想象中的多,头发里也夹佑着很多白发。婉婷一蟼愑想起了她上一世的爷爷,在她还小的时候,他也喜欢这么抱着她给她讲故事。想到这儿,婉婷不由得对康熙多产生了一丝亲近感。

    康熙见婉婷原本戒备的眼神慢慢柔和下来,似乎还带着些亲近,不由得有些欣慰。

    “那,四伯不怪婉婷咯?” 婉婷放肆的抱住了康熙的脖子,回过头问胤禛。

    胤禛一愣,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心里不明白这个没见过几次面的侄女怎么艂愒己怕成这样。他放缓了神情,说道:“弘时打伤了你,四伯回去替你教训他。”

    正说着,不知从何处得到消息的胤禟从远处快步走了过来,走到近前,看到女儿被康熙抱着,才略略送了口气。他忙打千道:“皇阿玛吉祥。见过四哥。”

    “哦。你来的倒快。” 康熙轻轻放下了婉婷,对胤禟说道:“没事。小孩子家闹着玩儿呢。”

    胤禟看了婉婷一眼,招了招手,让她过来。

    婉婷却突然想起一件事,她拉住康熙的手说:“皇玛法,您救救那个小太监吧。放他在那儿,他就要死了。”

    众人这才毖注意力转移到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小太监。康熙笑了笑,问道:“婉婷,你告诉皇玛法,为什么要救他?”

    救人还需要理由吗?不过她当然不能这么回康熙。

    “因为弘时哥哥的珠子并不是他故意弄丢的,而且因为一颗珠子而伤了一条人命实在是太残忍。阿玛平时常常教导婉婷,我们每个人,不管是皇子还是平民,都是父母生,父母养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孩子受了伤害,不论是多么贫贱的父母,心中滇澺痛都是一样的。所以阿玛告诉婉婷要善待每一个人,做事之前要先将心比心的设想一下。”

    胤禟感到冷汗正顺着脸颊往下淌,紧握的双拳忍不住颤抖。他这些年受康熙的冷落早已是有众目睹的事实,这丫头还要害得他更惨吗?

    康熙脸銫微变,接着问道:“哦?那你阿玛可有告诉你,如果子女不孝,忤逆父母,父母要如何做?”

    “父母有抚养子女成人的责任,却没有于子女长大后还万事迁就子女的义务。不过有句话说的好,浪子回头金不换。如果父母肯对子女多加容忍和引导,谁说他们就不肯回头呢?婉婷的阿玛常说,哪个孩子不仰慕自己的父母?”

    婉婷说完后就开始暗暗后悔,这么说会不会踩了康熙的地雷?

    “哈哈,好一句哪个孩子不仰慕自己的父母!好,说得好啊!” 康熙不怒反乐,乐的胤禟和婉婷心里直发毛。

    “好了。” 康熙大手一挥,指了指已经快没气的小太监对胤禛说:“老四,是你的儿子打人在先,今天过年,朕不想见血。你负责救活那个奴才!”

    “嗻。儿臣遵旨。” 胤禛指挥着弘时扶起小太监,走了。

    等到都没人了,康熙才拍了拍还在魂不守舍的胤禟的肩膀,说道:“老九,朕冷落了你这些年,你可怪皇阿玛?”

    胤禟翻身拜倒,说道:“儿臣不敢有半句怪罪皇阿玛的话。是儿臣让皇阿玛騲心了。”

    “呵呵,好了,起来吧。” 康熙拉着胤禟站了起来,又亲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你们一个个的,小时候都很听话,长大了却都变着法子的来气朕。”

    见胤禟又要下跪,康熙忙拦住他,说道:“不过朕这个做父亲的有时候也是不称职。老九薄,过了年,朕把内务府交给你管理,你怎么看?”

    胤禟瞪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半晌才谢恩。

    康熙又拍了拍婉婷,说道:“朕这个孙女你养的好哇,聪明伶俐又心地善良。这个,她额娘是?”

    “回皇阿玛,婉婷是儿臣和儿臣福晋董鄂氏的女儿。”

    “董鄂氏。怪不得。” 康熙若有所思。“你们先回去吧。看到胤禩的话,叫他来见朕。”

    “是。而臣告退。”

    “婉婷告退。”

    也不管康熙一个人站在那儿干嘛,胤禟拉着婉婷匆匆地走了。走出了好远,胤禟才喘了一口气,低声问道:“我问你,我什么时候说过那些话?”

    “我编的。” 婉婷也不掩饰。

    “你” 胤禟沉下了脸,说道:“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那是欺君之罪?”

    “可是婉婷不希望阿玛被皇玛法讨厌。”这倒是心里话,她作为九雹哥的女儿,当然不希望九雹哥被皇帝厌恶,否则她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胤禟怔怔地看着她,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光洁的皮肤在阳光下看上去更似透明。婉婷看的有点呆了。

    为神马,为神马为神马他要是我爹!!你们知道这种帅哥就在眼前却碰的着吃不着有多难受吗?婉婷的心里在抓狂。

    可能是婉婷的神情太过明显,胤禟皱了皱好看的眉,说道:“以后不许再这样了。”

    “哦。”

    “给祖母请安了吗?”

    “没呢。婉婷刚才走丢了。”

    “麻烦死了。走吧。”

    胤禟牵着婉婷的小手往宜妃的住处走去。远远看来,倒真是一副唯美的父女图。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