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阿玛不在

    过完年就是康熙五十一年了。婉婷不知道太子具体是在什么时候被废的,但是肯定是在这一年里。

    胤禟好像更忙了,婉婷能出屋了以后也很少能看见他的踪影。不过胤禟倒是给她找了个教书先生,还说她要是再把教书先生给气走就把她锁到柴房去。

    看来这位婉婷格格的光荣历史不只是从房上摔下来而已

    “四格格!四格格!” 教书先生扯着嗓子向正在熟睡的婉婷喊。

    “孺子不可教也!” 教书先生气的直吹胡子瞪眼睛。虽然他不是真的那么希望婉婷能成为学富五车的女状元,但是这丫头学成什么样直接关系到他的薪水啊!人家九贝勒找他来的那天就说了,“爷从不做亏本生意,你要是把格格教好了,爷不会亏待你,格格要是什么也没学会,你不但拿不到钱,还得赔偿爷浪费掉的时间。公平吧?”

    公平个P!教这位格格念书摆明了就是赶鸭子上架。教书先生一边感叹时运不济,一边再次会意伴读的庆儿。

    庆儿无奈的点点头,冲着睡得正香的婉婷的耳朵就喊:“八爷来啦!”

    “恩?真的?在哪儿呢?” 明明刚才还一副‘我要冬眠,请勿打扰’的样子,这会儿就把眼睛瞪得像一千瓦的灯泡似的往门口看。

    “庆儿!”

    “格格息怒。是师傅让奴婢这么做的。”

    “师傅啊。” 婉婷突然笑得十分灿烂,丹凤眼都眯成一条儿了。

    “恩?” 先生有种不详的预感。

    婉婷端了碗茶,然后笑嘻嘻的递给了先生,“师傅用茶。”

    不对,这里肯定有事!和婉婷呆了有一段时间了的教书先生变得前所未有的敏锐。

    “师傅还在怪婉婷不仔细听讲么?” 婉婷眨了眨眼睛,两个泪泡就这么横空出世了。

    教书先生打了一个冷颤,这是凶兆啊!前几天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妥协在这泪泡里,后来书房就发了洪水。想起福晋恶狠狠冷冰冰的眼神,顿时觉得末日离自己不远了。

    “没有”

    “那师傅怎么不喝婉婷的茶?”

    “我不渴”

    “师傅果然还是在怪婉婷呜呜”

    “我” 先生任命地拿起茶杯。

    婉婷看他一副董存瑞英勇就义的悲壮神情,顿时觉得好笑。这真的不能怪婉婷,她那个向来不管她的阿玛突然神经兮兮的给她找了个师傅不说,还每天亲自过问她的学习进程。要知道婉婷在上一世修英语专业是有迎因的,要说蟑螂是她最讨厌的东西,那么文言文就是她最最讨厌的东西-_-要她每天在这里和一个老头子之乎者也,还不如一巴掌拍死她来的痛快。为了尽量缩短学习时间,我们可怜的教书先生被婉婷同学折腾来折腾去。

    “啊呀!师傅,不好了!” 婉婷突然惊叫。

    教书先生一口水呛在嗓子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只得干咳了起来。

    “庆儿,你刚才怎么也不叫醒我?我都把大事给忘了!师傅,我额娘一早就差人找你呢!”

    “噗!” 可怜的先生一口水卡在了嗓子里,一口水喷了出来。

    “格格怎么不早说?”

    “早上的时候忘啦。” 婉婷无辜的说道

    “格格先自己温习功课。我去去就来。” 师傅抹了一把嘴,飞奔似的找福晋去了。

    庆儿:“格格,福晋什么时候找过先生了?”

    “没找过啊。”

    “那您?”

    “哦,我记错了。”-

    _-

    “庆儿,我们出府吧!” 婉婷蹦了起来。今天阿玛一早就出门了,额娘说要礼佛一整日,师傅就让他慢慢儿等去吧。她要再在这个小地方呆下去都要长毛了。

    “出府?格格,这可使不得!” 庆儿急得双手乱摆。这个格格是越来越会想鬼点子了。之前把贝勒爷最心爱的金銫鲤鱼抓了上来,还说要生着吃,结果吃了一口就不肯再吃了。然后还把皇上赏赐的香水送给了郎夫人让郎夫人一次用半瓶,结果现在贝勒爷一看见郎夫人就躲着走。

    “哎呀,阿玛不在,额娘在念佛,我们就出去一会儿,不会有人发现的!” 婉婷继续鼓动。她是发现了,喜庆吉祥四个人当中,庆儿是最没眼銫的,但也是最没主见的,换句话说,就是最容易被她欺负,被她牵着鼻子走的><

    “不行啊,格格,先生要是回来了怎么办?”

    “先生要等我额娘出来起码还得两个时辰。让他慢慢等去吧。好庆儿,你跟我出去,我给你买和喜儿一样的钗子。” 婉婷用利益诱瀖庆儿

    “真的?”

    哇,庆儿,我真是爱死你了,你怎么这么好骗啊?婉婷贼贼的笑着说:“蒸的蒸的!”

    主仆二人连衣服也没换就出门了。出的当然不是大门。这还是庆儿告诉她的,初代婉婷据说也是个调皮捣蛋的主,竟在后院偷偷挖了一个半人高的洞,还把胤禟瞒的好好的。

    “庆儿!带我去最热闹的地方。”

    “格格,我们一个时辰内就得回来。” 庆儿不放心的嘱咐道。

    “我知道我知道!”

    等真正到了大街上,婉婷才感叹自己直到今天才决定出府是多么的浪费!这街上好玩儿的东西竟也不比二十一世纪少。

    “油炸糕!庆儿拿着!”

    “煎饼!庆儿拿着!”

    “拨浪鼓!庆儿拿着!”

    “面具!庆儿拿着!”

    在婉婷喊了N次庆儿拿着以后,庆儿终于拿不了了。庆儿现在无比后悔自己出门的时候嘱咐格格多带银两。

    婉婷不好意思的帮庆儿拿过两个袋子,突然眼尖地发现路对面是间酒楼。

    “走,庆儿,我请你吃饭去!” 说着指了指对面的酒楼。

    庆儿抬头看了看,说:“格格,这问鼎楼可贵了。除了咱九爷的聚金楼以外,京城就数这家最贵。您?” 您银子还够吗?

    婉婷白了她一眼,顺手掏出自己的钱袋,说:“诺!祖母过年的时候蓢的。不用说吃饭了,包个场子都够了。”

    庆儿也不再推辞,芘颠芘颠儿地就跟着婉婷进了问鼎楼。跑堂的一看来了两个女客,小姐才六七岁,丫头年龄也不大,便乐呵呵的走上前,问道:“小姐,您是要吃饭?”

    “有什么好吃的,快点上一些来,我饿了!” 婉婷说着塞了块银子给跑堂的。她在上一世就想体会一把做富人一掷千金的滋味了。虽然这次只是给了块银子,但是虚荣心被小小的满足了。

    “好嘞。小姐这边稍坐,小的马上来。”

    庆儿倒也是不和婉婷客气,反正在府里的时候主仆几人还经常一起涮火锅呢,在外面就更不用讲那些个礼数了,便在婉婷对面坐下了。

    “庆儿啊,今天收获不小。等会儿再去买了你的钗子,我们就回去。反正这回知道门路了,下次就好出来了。” 婉婷无比感激初代婉婷挖的那个洞

    你还想再出来?庆儿难得聪明地没说出来,钗子还没到手呢!

    婉婷她们做的这桌正靠近门,酒楼里的人出出进进她都看的仔细。突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随后还跟进来一个人。接待他们的可不是跑堂的了,掌柜亲自把他们带到了楼上的包间。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