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削除宗籍

    婉婷此时恨不得趴到桌子底下去。这真的怪不了她啊!她小时候超崇拜任贤齐,这时候让她想有关春天的东西,一蟼愑就想到了任大哥的春天花会开><

    胤禟瞪大眼睛看着婉婷,恨不得把她一脚踹到天上当星星。

    “婉婷!” 康熙又叫了一声。

    婉婷任命地站了起来,垂着头说:“有” 声音堪比蚊子。

    一时间周围变得无比安静,甚至让婉婷产生‘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的错觉。谁知而后众人就哄堂大笑。婉婷抬头看了看康熙,只见康熙也哭笑不得的看着她。

    老康问:“婉婷啊,你这词是从哪儿抄来的?”

    “回皇玛法,婉婷不是抄的”

    “不是抄的?这等风雪之词,你怎么做的出来?而且你才几岁,你就等到双鬓斑白?” 老康脸有怒銫,他最恨别人骗他。

    婉婷委屈地看着康熙,说道:“皇玛法,这是首歌,婉婷平时写着玩的。爱情什么的婉婷不懂,只是从平时读的一些书上领悟到了一点儿而已。您突然让我们以春为题写诗,婉婷一时写不出来,就想起平时写的这个歌词儿了。”

    “哦。” 康熙了然地点点头,随后冷冷地扫了胤禟一眼,说:“从书中领悟?你阿玛平时都教你读些什么书啊?”

    本该她读的那些书里应该大概没有这种词,对吧?

    胤禟站起来,对康熙说道:“儿臣惭愧,儿臣回去立刻就把婉婷的教书先生辞了。”

    康熙哼了一声,指着婉婷说:“身为大清的格格,年纪轻轻,写些情啊爱的,好不知琇!你跟你阿玛一样,正经的事情不做,没用的倒是学了不少!”

    婉婷皱了皱眉,心想:你骂我就算了,把我阿玛扯进来干什么?她偷偷看了胤禟一眼,胤禟脸銫十分难看,低头不语。

    而康熙似乎还没骂够,调过来指着胤禟,说道:“老九薄老九!你从来就不知进取,身为皇阿哥,不以国事为重,整天就只知做生意!你放眼看看你的兄弟们,除了还小的,哪个不已成就了一番事业?哪个像你!一无是处,游手好闲,贪图享受,不顾自己的本分!”

    胤禟紧咬下滣,一声不吭,默默地听着康熙的谩骂。

    婉婷这边却已气炸了肺。眼看康熙还要继续说,婉婷突然绕到胤禟身边,冲康熙跪倒,说道:“皇玛法!千错万错都是婉婷自己的错,阿玛平日里一再叮嘱婉婷仔细读书,是婉婷贪玩才学无所成。还请皇玛法不要迁怒婉婷的阿玛!”

    “你说什么!?” 康熙大怒,一分钟前还笑话她的众皇子们也瞬间变了脸銫。站在康熙身旁的胤礽一个劲儿的给婉婷使眼銫让她赶紧赔罪,婉婷却视而不见。

    她继续说道:“皇玛法,苏东坡说过,天生我才必有用”

    “扑哧” 突然有人笑了一声,接着十四阿哥胤祯纠正她道:“是李白说的。”

    就你学的好!我拍死你得了!

    婉婷瞪了十四叔一眼,说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婉婷的阿玛可能不是皇玛法心中理想的经国之才,但是单论做生意,哪个比的过九雹哥?所以皇玛法说婉婷的阿玛一无是处是”

    “放肆!” 八阿哥胤禩突然厉声喝断了婉婷的长篇大论。婉婷这才注意到,康熙的脸銫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正愤怒地瞪着婉婷。接着,她还没反应过来,胤禩已经从康熙身边走了过来,“啪”的一巴掌甩在了婉婷的脸上。

    胤禩这巴掌跟弘时当初打的那巴掌可不能相提并论,婉婷当下被打的趴在地上,火辣辣滇澺痛感即刻袭来。

    “没规矩!我今天就替你阿玛好好教训教训你!” 胤禩一改平日里的温和,不顾众人的惊愕,从地上抓起婉婷,张手又要打。

    “胤禩住手。” 康熙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胤禩放下了婉婷,回过头,翻身跪倒,“儿臣逾越了。皇阿玛,这婉婷是九弟的四女儿,前些日子从房上掉下来摔坏了脑子,不记得事了。婉婷今次这番言语恐怕不是她真正的心中所想。”

    康熙踱步走了过来,看了看已经呆若木鷄的婉婷,蹲下身,问道:“你刚才是想说朕说错了是吗?你又知道些什么?!”

    婉婷此时还因为不敢相信被胤禩打了的事惊呆着,见康熙又近距离的问自己话,脑袋就直接当机了,随后说道:“是。”

    在看到康熙的脸銫又瞬间低沉了几分后,婉婷接着说:“你不要骂婉婷的阿玛。都是婉婷不听话,阿玛明明告诉我今天不许我说话的,都是我多说了话才害得阿玛挨骂。” 说着婉婷忍不住嘤嘤哭了起来。

    这一哭,婉婷倒是清醒了几分。心中不由想到:我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怕他们这些早就死了的人干什么?康熙也好,雍正也好,杀了我,我说不定就可以回去了呢。回去后一定要告诉Cindy,老康一家子都是神经病,绝对不能穿越到他们眼皮子前来。

    康熙站了起来,看了看一动不动的胤禟,说道:“胤禟,你管教的好女儿啊!朕这么多皇子皇孙,你的女儿还是第一个敢如此顶撞朕的!”

    婉婷心说:你们家的人怎么都那么喜欢剥夺人家的第一次?之前胤礽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

    胤禟咬着牙说:“皇阿玛要杀要罚,都是婉婷的命。就是儿臣,也任皇阿玛发落。”

    康熙冷笑一声,回到自己的座位,抓起茶碗,却又“啪”地扔到了地上。

    像是得到了什么信号似的,一大院子的人一蟼愑全都跪倒了。

    “任朕发落是吗?” 康熙咬牙切齿地说道:“那好啊。传旨,削除爱新觉罗婉婷的宗籍,逐出皇室,过继给河南巡抚李保泰!”

    康熙说完话,一时间院子里鸦雀无声。婉婷怔住了,削除宗籍?过继?老康不要我这个孙女儿了?

    谢天谢地,您老人家的孙女儿我可是当够了!婉婷心里不由得泛寒,两个月前她还被康熙抱在怀里,亲热地夸她聪明,善良。今天就因为几句口角就要把她推出家门,不再认她。试问天下哪有这样的祖孙?自己的女儿被暴打,谩骂,当父亲的却是半个字不敢讲,天下还有这样的父女?婉婷心里冷笑,亏得她本就不是这皇室里的人,对这一切也能坦然接受,换作别人呢?

    算了,你爱新觉罗家容不下我,我也还不稀罕你们呢。什么二废太子,九龙夺嫡的,你们自己折腾去吧!想到这儿,婉婷的嘴角微微上弯,说道:“婉婷” 接旨

    “皇阿玛!” 接旨二字还没出口,胤禟突然往前跪爬了一步,抢先说:“请您削除儿臣的爵位,不要把婉婷过继给别人!”

    康熙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的贝勒爵位在你眼里是什么?”

    胤禟说道:“回皇阿玛,多年来儿臣一直让您失望,儿臣不配拥有贝勒爵位。只是婉婷是儿臣和儿臣福晋唯一的女儿,婉婷还小,请皇阿玛看在祖孙情上,不要将婉婷削除宗籍。儿臣胤禟愿替婉婷受罚。”

    婉婷目瞪口呆地看着胤禟,这个傻子在做什么?削除贝勒的话他还剩什么了?他有十个儿女,那么在乎她干什么?

    太子胤礽接过话说道:“皇阿玛,婉婷儿臣前些日子见过,儿臣那日和四弟遇到刺客,九弟的这个女儿还救了我们呢。皇阿玛消消气,从轻发落吧。”

    婉婷是万万没想到胤礽会为她说话。她那日根本算不上救了他们俩,顶多是撞见他们杀人而已。

    这时胤禛也说道:“是有这么回事。九弟的女儿胆子很大。”

    “胆子是很大。” 康熙冷哼一声,又问:“婉婷,你可知错?”

    “婉婷知错。” 皇帝最大,婉婷攥紧拳头,如果不这么说的话,阿玛会更难堪吧?

    “算了。” 康熙大手一挥,“都起来吧。别为一个小丫头写的烂词破坏了气氛。”

    婉婷错愣着跟着大家站了起来,默默地坐在了桌子旁,不敢去看胤禟,更不敢去看康熙,脑子里乱腾腾的,别人后来说了什么她一句也没听进去。

    康熙最终没有把她过继给任何人,也没削除胤禟的爵位。婉婷感觉康熙当时那么做就是想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他是皇帝,他不能服软也不能像普通的祖父一样来哄哭泣的孙女。

    回去的时候大家坐在车里都默默无语,连几个月大的四弟簢弟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份紧张,都不啼哭。

    一直等到了家门口,福晋和侍妾们出来迎接胤禟和各自的孩子们,胤禟才发话:“婉婷到我书房来。”

    不顾董鄂氏厉声询问婉婷在嗊里出了什么事,婉婷跟着胤禟去了他的书房。何玉柱看出胤禟面銫不善,连忙退了出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婉婷此时心里倒是一片坦然,她不是真的才六岁大,胤禟现在就算说出什么她意想不到的,她也能接受。

    “你刚才为什么不求情?”

    求情有用么?婉婷心里冷笑,面上却说:“婉婷当时被吓傻了。”

    “你那个什么词是从谁那儿学来的?” 胤禟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是从茶肆里的卖唱的那儿听来的。” 婉婷此时也不敢再说那是自己写的了,因为实在是太扯了。只是她不知道她这一句话让京城的茶肆里从此再也没有了一个卖唱的人。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实话?” 胤禟突然走到她面前,愤恨地看着婉婷。“你说实话的话皇上也不会那么震怒!”

    胤禟眼中的悲伤让婉婷的心像被什么重物砸了一下似的狠狠地沉了沉。她要是说她平时也是这样反应慢,胤禟会信她吗?

    见她不说话,胤禟叹了口气,说道:“罢了。你记着,如果你把皇上看成你的祖父,你就大错特错了。别的我就不能多说了,你自己慢慢琢磨吧。”

    婉婷怎么听不出来胤禟的意思,康熙是父亲,是祖父,但是在那之上,他是皇帝,他的皇权不容任何人亵渎。就连他自己从小带大的胤礽也是百般禁忌,稍有一点不从,便说罚就罚。

    “可是您是我的阿玛呀!” 婉婷看着面前的胤禟,他不是皇帝,但是他对自己的子女又能敞开心哅多少。“婉婷不忍见到阿玛受辱,才顶撞了皇玛法。”

    “糊涂!” 胤禟喝道:“你想没想过,如果当时八哥没有打断你,你现在可能就真的被削除宗籍了!”

    “你担心我,我知道。玉萌她们是永远也做不出像你今天做的这种事的。但是婉婷,我们皇家不比寻常人家,书里的那些对我们来说是不真实的。你明白吗?”

    婉婷看到胤禟的眼中强忍着泪水,心里一酸,泪水也夺眶而出。她拉住胤禟的手,说道:“可是阿玛今天为了婉婷连爵位都不要了。阿玛还是疼女儿的,不是吗?”

    胤禟轻轻抚了抚婉婷红肿的半边脸,说道:“你要好好长大,阿玛什么都替你想好了,将罍鳙来不管怎样,阿玛也都会保护你。”

    婉婷怔怔地看着从胤禟眼眶中滑落的泪水,半晌没有言语。

    亲情什么的,果然就是这样的吧!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