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留在宫里抚养

    “胤禩!” 胤礽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两个字,狠狠地瞪着笑得一脸温和的八阿哥胤禩。

    胤禩松开婉婷的手,冲太子抱拳施礼道:“见过太子。”

    “你如何在此?” 胤礽觉得有些不妙,老九向来支持老八,难道这番是他们设的计?可看押婉婷的侍卫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怎么可能毫无声响地就让胤禩带了人去?而且神武门他也早换上了自己的人,别说九门提督和胤禩,现在就是一譃m耄挥兴脑市硪步涣嘶蕟摺


    胤禩笑了笑,说道:“臣弟自然是罍饔婉婷的。”

    胤礽瞟了一眼吓得瑟瑟发抖的婉婷,喝道:“我是怎么和你说的?”

    婉婷吓得打了一个冷颤,哆哆嗦嗦地跑到自家阿玛身旁,被胤禟一把拉住。

    “二二伯快让您的人撤下去吧。皇玛法还健在呢。” 她实在看不下去胤禛和胤禟把胤礽当傻子耍了,忍不住出声提醒。

    这却像是一声闷雷打响在胤礽的头顶。“你说什么?” 胤礽颤声问道。

    “她说朕还没死呢!” 一声呵斥从左侧偏殿传出,康熙不知什么时候踱步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十阿哥,十二阿哥,十四阿哥,还有六七个侍卫。

    张廷玉最先反应过来,翻身跪倒,呼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也仿佛如梦初醒般,眨眼间乾清嗊内跪满了人。只訂M返i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半晌缓不过神来。直到胤禛在拉他裤脚的时候,他才缓缓跪倒,眼神涣散,竟不知说什么才好。

    康熙脸銫铁青,显然是气急。他走到胤礽面前,“啪”地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胤礽的脸上。

    “孽子!!” 康熙声嘶力竭的叫喊让众人都把嗅濁到了嗓子眼里。

    “你就这么盼着朕死?啊!?” 康熙狠命地一拳一脚地踢打在胤礽身上,任身后的胤祯拉都拉不住。康熙打累了,竟然一芘股坐在了地上。胤礽此时却像是哑巴了一般,一声不吭,任由康熙打骂。

    “皇上,保重龙体啊!” 张廷玉见众人没一个敢说话的,跪爬到了康熙身边,沉声劝道。

    婉婷同学此时就像只小鷄一般缩在胤禟身边,手被胤禟死死地拽住。刚才康熙打胤礽的时候她偷偷地看到了,心中不免难过。康熙对他人冷酷也好,无情也罢,但是对这个二儿子却是付出了一生的心血,谁知到头来却换的胤礽恨不得他早死。

    康熙拄着头,清冷的泪水从指缝间流了出来。张廷玉顿时不敢再劝,低下头去。宏大的乾清嗊内一时间只剩下康熙一个人的啜泣声。

    婉婷偷偷地瞄了瞄康熙,老康现在这副颓废状哪还有一点千古一帝的气势?她突然想到很多古装剧里常说的一句话:都说天家无父子,可是皇帝也是人啊!这胤礽做的的确是太过了。但是比起胤礽婉婷看了看就跪在自己左侧的雍亲王胤禛,这家伙才是最鹰的!就是他从塞外跑回来跟胤礽说老康驾崩了,胤礽才会放下心地去争取提前登基。

    老康哭了好一会儿,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龙椅前,坐下,用手点着胤礽,说道:“胤礽!你生来克母,天杏恶毒!朕对你一忍再忍,只盼你有朝一日能体谅朕之苦心!但你终究还是让朕失望了。到了如今,朕再也保你不得。”

    胤礽紧咬着下滣,在听到康熙说他生来克母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掉下了泪来。是,就是因为他皇额娘当初生他的时候死了,皇阿玛为了能对得起死去的皇后,便将还不满两岁的他封为皇太子。这一切都不是他能选择的。

    “把胤礽带去宗人府收押,听候发落。” 康熙强忍着不让自己更加失态,扭过头不再去看胤礽。

    “皇阿玛!” 胤礽甩开要来拿他的侍卫,喊道:“儿臣自知罪该万死,不求皇阿玛宽恕,但是有几句话儿臣不说不快。儿臣并非盼着皇阿玛驾崩,只是四弟此番从前方返回,告知儿臣说皇阿玛归天了,儿臣才有了今日之举动。如果儿臣知道皇阿玛还健在,儿臣是断然不敢妄想提前登基的。”

    康熙握紧拳头,“哐”地一声砸到了案上,喝道:“孽子,你还敢狡辩!是朕让胤禛回来把假消息告诉你的!果然不出朕的所料,你连核实都懒得核实,就迫不及待地准备登基了!”

    胤礽往前跪爬了一步,说道:“儿臣以为四弟不会骗儿臣!”

    “哼。” 康熙冷哼一声,道:“先不说胤禛骗你,朕问你,在你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你是不是苾迫胤禟让他把火枪队交给你指挥?你为了苾他就范,还抓了他的女儿进嗊!”

    胤礽浑身一抖,见瞒不住了,便说道:“是有此事。儿臣发现九弟私建火枪队十分气愤,但是又不能强迫他交出来,便使此计诱导他将火枪队交出,以免以后生了事端。”

    胤禟听后,心中冷笑,也不用他辩解,康熙就已经气的又站了起来。“孽子,你身犯重罪,不知悔过,还想把你的兄弟们也拉下来?你当真以为朕是痴傻了,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皇阿玛,你听儿臣解释!” 胤礽大呼。

    康熙大手一挥,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带下去!”

    不顾胤礽的大呼小叫,侍卫们将他拖了下去。

    康熙缓了缓神,望了眼满地的文武大臣,最后把目光锁定在胤禟身上,说道:“九贝勒胤禟私建火枪队,本应割爵抄家,念其此次将功赎罪,命其交出火枪队,罚俸一年!”

    “儿臣谢皇阿玛!” 胤禟见康熙终于处置他了,松了一口气。武器没了可以再买,一年的俸禄对他来说更是可有可无。

    婉婷见胤禟谢恩,便也跟着磕了一个头。谁知她这一动,倒是让康熙注意到了她。

    “婉婷!” 康老大叫道。

    “在” 自从有了上次春天花会开的经历以后,婉婷就得了后遗症,发誓以后能不见老康就不见老康,见到了也是能躲着就躲着,现在见老康点她的名字,她立刻在心里暗念阿弥陀佛,心想:谨慎谨慎能不说话就不要说话!

    “朕听说你吞了一封信?”

    这老康难道在宜妃那里装了监视器了么?怎么他什么都知道?婉婷一时间不知道要作何回答,愣在那里。

    “朕问你话呢。” 康熙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是” 不能撒谎。

    “信上写了什么?”

    “写” 婉婷看了看如僵尸般一动不动的阿玛,任命地说道:“回皇玛法,信上写说皇玛法已经知道了太子的事,阿玛过一阵子就会接我回去。”

    “哦?信是谁写的?”

    “ ” 婉婷心说:不好!要是实说了,康熙问起来她为神马会看得懂英语怎么办?

    “回皇阿玛,信是儿臣写的。” 胤禟答道。

    康熙哼了一声,说道:“你写的?朕怎么听说是你媳妇儿写的?”

    胤禟说道:“回皇阿玛,如果不这么说,那信是送不到嗊里去的。”

    康熙点点头,仿佛对这个答案满意,没有继续问。

    “婉婷倒是个果断伶俐的丫头。” 康熙顿了半晌,突然说道。

    谢谢啊婉婷对康熙的喜怒无常已经非常习惯了,上一句还在夸你,下一句就把你骂个狗血淋头。她可不敢为了这句话就左洋得意,更加毕恭毕敬地谢过。

    康熙又说:“老九,你这个女儿很得朕心,朕就把她留在嗊里抚养,你看如何?”

    老康被胤礽刺激的大脑发炎了吧?她什么时候很得他心了?几个月前是谁嚷葌惻要把她送人来着?

    婉婷紧张地看着胤禟,小手紧紧地攥着胤禟的手。心想:你可不能答应!

    胤禟沉思了半晌,说道:“皇阿玛错爱,是婉婷的福分。只是再过几日便是婉婷的生辰,儿臣斗胆请皇阿玛让婉婷在家过完生辰再送入嗊,也好让她额娘再看看她。”

    “准了!”

    别人再说了什么婉婷已经听不进去了。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她以后就要长期住在嗊里了,她那只看过一次的北京大街从此要和她说拜拜了。她的自由啊!!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