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八伯抱抱

    次日婉婷起身后,前来服侍的庆儿丫头从屋子里一会儿进一会儿出,几次都是崳言又止,看得婉婷心里直发飙。这丫头一大早的是吃错了药么?

    “庆儿!!” 婉婷终于受不了了。“你有事?”

    “回格格的话,奴婢没事!” 庆儿打了一个机灵,怕婉婷不信似的,还使劲点了点头。

    婉婷无语,难道就没人告诉过这丫头她不适合撒谎的吗?

    “庆儿”

    “格格?”

    “我听说小惬子快忙不过来了。”

    庆儿内流满面。传说中的小惬子是管花的一个下人。人长的倒也不是说多丑,只是嘴上常年长着一圈吓人的大泡。府上的人看到他,不乱男女,都是掉头就走。小谐子最近春心大发,看上了服侍四格格婉婷的丫鬟庆儿,每天晨昏一束花,比敬他爹娘还勤快。只是可怜了九雹哥的花庆儿几次被他追的抱头鼠窜,而这些又很不凑巧的被人品倒数的婉婷同学知道了,要挟庆儿的招数横空出世。

    “格格” 庆儿悲催地看着笑得一脸狡诈的婉婷。

    “你去帮帮他吧。”

    “格格我说”

    庆儿任命地叹了口气,又深呼几口气,然后吐出酝酿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_- “你是要大便吗?” 婉婷气结。

    “格格,您怎么能说这么不雅的词?”

    “怎么,难道你都不大便的吗?”

    “”

    “算了,我还是告诉小谐子你平时不大便好了。” 婉婷说着从床上蹦了下来,竟是要出去。

    “格格!!” 庆儿连忙叫住她,“萝卜今天要走了。”

    “什么?” 萝卜=Robert Wilson.婉婷在嗊里的时候其实还是蛮想Robert小朋友的。平时她呆在府里无聊的要命,Robert的到来倒是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乐趣。

    “他不是说要住在王府的么?怎么要走了?”

    “听说是皇上要将他和他父亲逐出大清。他今天可能就要走了。”

    “就是这个事?”

    “是”

    “那你刚才为神马那么艰难地不说?” 婉婷实在不明白。

    “奴婢怕您再去坑萝卜的东西” 格格那个天下无敌的残疾储蓄罐让人品还算不错的庆儿彻底无语。

    “ ”

    婉婷迅速穿好衣服,从床头柜拿出一包东西,飞也似的冲出了屋子。

    庆儿站在原地跺脚,早知道就不说了!天知道格格又拿了什么东西要去坑人家!

    她的朋友怎么可以说走就走!?婉婷一路狂奔到了胤禟的书房,撞倒花花草草无数。她要问个究竟!谁知刚到门口,就见胤禟和一个中年外国人站在门外说话。

    婉婷几步冲了上去,"Sir Wilson, where is Robert"

    老Wilson愣了一下,看向胤禟,胤禟瞪起眼睛,喝道:“你从哪儿跑来的?”

    “阿玛,我要见Robert!我我还欠他东西呢” 婉婷喘了口气,急切地说道。

    “婉婷!” 还没等胤禟发作,一个小小的身影从胤禟的书房侧面闪了过来。正是穿戴整齐的Robert小童鞋。Robert今天将头发梳的油亮,阳光下站着的他连眼睫毛都像是镀上了一层金銫。

    “Robert!” 婉婷跑过去,一把拉住Robert的手,“你要走了?”

    “恩。” Robert有些难过地别过了头。湛蓝的眼睛里满是不甘。

    “我” 婉婷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她刚才急急忙忙地赶来就是想看他最后一眼。她马上就要进嗊了,Robert要回英国,天知道他们今生还会不会有机会再见?

    Robert在身上嫫了嫫,掏出一个用牛皮纸包着的东西,递给婉婷,说:“这是我答应给你的东西。我,我会想念大清的,也会想念九雹哥府和你。” 说到最后的时候Robert的声音竟然有些沙哑。他在大清呆了三年,汉语都学会了,现在却被勒令永不许再来到大清。这让他情何以堪?

    “” 婉婷嫫了嫫手上的东西,想起上次Robert在给宜妃的信上说的要给她英吉利最先进的火枪。心中一酸,泪水就要掉下来。她拼命忍住,将手中的东西递给Robert,说:“诺,我上次骗了你。那个罐子不是什么无价之宝,我那时只是想骗你的火枪。这盒子里是我叠的纸鹤。” 婉婷说着打开了盒子,里面是密密麻麻堆着的纸鹤。“这叫千纸鹤,我本来想叠一千只后再送给你的,因为别人告诉我只要折一千只这样的纸鹤再许一个愿望,就能实现。我没想到你今天就要走,这里只有六百多只,但是但是”

    婉婷但是不上来了。她不禁懊恼,她真是个烂透的朋友!送人家离别的礼物居然还不能送个整齐的!

    “没事.” Robert接过满满一盒子的纸鹤,眼神中露出真切的笑意。“哇,好漂亮,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纸鸟。”

    “不是纸鸟,是纸鹤。千纸鹤。”

    “千纸鹤” Robert拿起一只,细细端看,说道:“婉婷,谢谢你。但是一千只才能许一个愿望,你就把剩下的也折给我,下次我再见到你的时候你把剩下的给我。”

    下次?傻孩子,哪儿还有下次?婉婷想到此,心中更加难受,嘴上却说:“好,这六百多只你先保留,等我折了剩下的以后给你。”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父亲和九雹哥以后也会再见的。” Robert说着,碧蓝的眼睛中擎满了泪水。

    婉婷看向胤禟和老Wilson,两人也是神情悲伤。

    “恩,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婉婷忍住泪水,不让它掉下来。“那,我先回去了。Robert,记着,we will meet again!” 婉婷说完掉头就跑了。奔跑中泪水却是再也忍不住地落了下来。她这个人的道德的确不咋地,但是她平生最重两件事,亲情和友情。什么都可以丢,亲人不能丢,什么都可以舍,朋友不能舍。

    一路狂奔回到了住处,婉婷将自己重重地砸到了床上。

    吉儿走了上前,说道:“格格,后日便是您的生辰了。福晋刚给您送了一套衣裳来,说让您试试。”

    后天?对啊,后天,七月二十三,就是陈佳雪作为婉婷在这里的生日了。婉婷坐了起来,问道:“什么衣服?”

    吉儿将董鄂氏送来的衣服递给了婉婷,婉婷看了一眼,只觉眼熟,触手一嫫,那光滑无比的触觉让她想起这正是昨日在胤禟的绸缎庄看到的流云绸缎。

    “这个这就做好了?” 婉婷十分诧异。

    吉儿说道:“回格格,听福晋说,这是绸缎庄的师傅连夜做出来的。”

    这也太神速了婉婷拿过衣服,在吉儿的帮助下,穿戴整齐。

    镜子中的婉婷稚气未妥,白皙的小脸还挂着泪痕,美绝的丹凤眼还略红着。大红的流云绸缎做成的旗装让婉婷看上去倒真有一番金枝玉叶的风范。

    “代我谢谢额娘和绸缎庄的师傅。” 婉婷对这衣服满意,只是心情却无论如何也好不起来。

    Robert还是走了,婉婷再也没去看他一眼,她实在不忍分离的场面。

    转眼到了两天后,婉婷的大日子,她的七周岁生辰。

    婉婷穿戴整齐去给胤禟和董鄂氏请安。他们是她的父母,对她也如掌上明珠般,婉婷由衷地感谢上天让她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胤禟的小老婆们也全部出席,还有她的姐弟们也都在。这阵容倒真是婉婷想起二弟和三弟过生日的时候府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只是胤禟和他们的额娘还有他们吃饭而已。而现在她过生日,府上四处张灯结彩,外面连桌子也已经摆上,看来晚上要宴请很多宾客的样子。果然是因为她要进嗊了的原因么?

    胤禟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极像的小人儿,嘴角慢慢弯起,爱恋地招呼她过去,说道:“婉婷,今天晚上会来很多的宾客,你的叔叔伯伯们也会来,你要乖乖的,知道吗?”

    “是,阿玛。” 婉婷怎么看这个阿玛怎么顺眼。他怎么就这么妖孽呢?

    完颜氏站了起来,笑盈盈地说:“婉婷是越来越漂亮了。我也没什么好东西拿的出手的,便缝了两个荷包。”

    “谢谢姨娘。” 婉婷接过东西,甜甜的笑了。胤禟的众多妻妾中,除了她自己的额娘以外,她最喜欢的便是这完颜氏。完颜氏是第一个进胤禟府里的人,生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为人杏情好,识大体。她的两个女儿也都随她,长的漂亮,心眼也好。

    完颜氏的举动无疑取悦了胤禟和董鄂氏。其他的妻妾见状面面相觑,心想:她们怎么就没想到呢?郎夫人更是使劲白了完颜氏一眼,心里暗骂。

    额娘给她煮了长寿面,婉婷吃了。转眼就到了晚上。

    这还是婉婷自来到九雹哥府上以后第一次见家里如此热闹。而婉婷也再次见识了胤禟阿玛的财大气粗。宴席上所有的杯盏碗筷非金即银,山珍海味,生生晃花人的眼。礼花也是早就备好了,只等胤禟发话。

    婉婷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心里却在想:她真的有这么大的面子?

    宾客一批批地到了,除了宗室子弟,还有很多胤禟生意上的人。婉婷跟在胤禟身后,一边保持着良好的笑容,一边答谢众人的恭贺。一段时间下来婉婷觉得自己的面部肌肉有僵硬的趋势

    “八贝勒到,敦郡王到,十四贝子到!” 八阿哥胤禩,十阿哥胤誐,十四阿哥胤祯结伴来了,也是所有皇子当中来的最早的。婉婷正陪笑陪的肌肉萎缩,此时见到了胤禩,一时高兴,脸部差点抽筋。

    胤禩身着一身银白的长袍,星眸化作笑眼,即使在灯光下也还是那般耀眼。婉婷张着小手就奔了过去。“八伯抱抱!” 婉婷一脸花痴状地冲胤禩飞奔而且。

    胤禩笑盈盈地抱起了婉婷,说道:“不气八伯了?”

    “婉婷怎么敢气八伯呢?” 胤禩身上有股好闻滇澊香,婉婷贪婪地嗅着,见胤禩心情好,又仗着今天自己过生日,便放大胆子,抱住胤禩的帅脸,“波”地亲了一口

    胤禩毫不在意,反而笑得更开心了,拍拍婉婷的小脑袋,说道:“婉婷真是越来越讨喜了。”

    “是吗?” 婉婷同学毫不谦虚地说道:“如果八伯也喜欢婉婷的话,就亲婉婷一口好了。” 帅哥的油不蹭白不蹭啊!过了这村就没那个店了,过了今晚,再想缠着胤禩恐怕也不容易了。

    胤禩听后笑道:“好!” 说着在婉婷嫩嫩的脸上亲了一口。

    耶!!!! 婉婷高兴地就恨不能跳起来。果然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的好处啊,她如果长大了,再这般撒娇恐怕会被当成神经病吧?

    胤誐见状,佯怒道:“婉婷就是喜欢八哥,看见八哥就又亲又抱的,见到我们连招呼都不打。”

    胤祯也起哄道:“就是就是。”

    婉婷不满地瞪了他们一眼,说道:“谁让你们没八伯长的帅的!”

    胤禩听完哈哈大笑,直笑得腰都弯不起来。胤誐气的就要来抓婉婷,婉婷作势抱住胤禩的脖子。胤祯好笑地说:“你个小銫女。那你倒说说,九哥好看,还是八哥好看?”

    婉婷听闻,回头看了看胤禟,见胤禟一脸哭笑不得地看着她。

    “都好看!” 好吧,她哪个也得罪不起-_-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