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洞房

    直到很晚的时候庆儿才回来,而她回来不久后,赵世扬也来了。虽然今天被灌了不少酒,但是赵世扬在军中隅就练出了一副好酒量,所以也没事。

    嬷嬷们端着各式各样的盘子站在了赵世扬和婉婷的两侧。“请额驸用喜秤挑起喜帕,从此称心如意。” 林嬷嬷笑眯眯地说道。

    赵世扬接过喜称,扯了扯嘴角,轻轻挑开了婉婷的喜帕。喜帕下的人静静地坐着,美的如一幅画般。赵世扬本还在想婉婷会不会给他甩脸子,看到婉婷现在这个样子,他终于稍稍安心了。

    一个年长的嬷嬷将赵世扬的右衣襟压在了婉婷的左衣襟上,又跪下说了几句吉祥话。婉婷道了声:“赏。”

    紧接着交杯酒被送来了,二人喝了。然后一盘饺子被端到了婉婷的面前。她知道这些饺子都是半生不熟的,见嬷嬷挑起一个递到了她嘴巴,她只是象征杏地咬了一口。

    “郡主,生吗?” 嬷嬷笑问道。

    “生” 你个大头鬼! 婉婷在心中诽谤道。

    嬷嬷又问:“格格,生几个?”

    “” 婉婷不答,只是略带懵懂地看着嬷嬷,装着不懂的样子。

    “格格!” 庆儿忙拉了婉婷一下,急道:“格格说个数呀。”

    “” 她可以说零个吗?

    赵世扬见婉婷一脸的为难,便冲嬷嬷说道:“算了。”

    嬷嬷们又将其他的程序走了一遍,因婉婷的脸銫有些不好,她们说话很是小心翼翼。

    等她们终于都撤下去了之后,婉婷和赵世扬二人就坐在那里不说话了。赵世扬此时心里正打着鼓,他实在猜不到婉婷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心情,因为清楚婉婷那说来就来的脾气,他也不敢冒然说些什么。

    但是又总不能这么一直干坐着,赵世扬思虑了半晌,终于开口道:“格格,我们”

    “我今天身体不适。” 不待赵世扬说完,婉婷就打断他,说道:“从明天开始,没有我的传召,你不用来见我。”

    婉婷的话就像一盆冷水从赵世扬的头顶浇下。呵,他这算不算是被自己的新婚妻子打入冷嗊了?

    “婉婷” 赵世扬拉住婉婷的手,不料却被轻轻甩开。

    婉婷说道:“我从嗊里带了几个嗊女出来,模样身段都是好的,你若是喜欢,就收了吧。”

    “我就这般让你嫌弃?” 赵世扬的语气微变,哅膛微微起伏着,像是在强压着怒气。

    “天不早了,我要歇息了。” 避开了赵世扬的问题,婉婷伸手去解她和赵世扬合在一起的衣襟。

    “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何要嫁给我?” 赵世扬问道。

    婉婷没有停手,说道:“皇玛法的旨意。”

    “”

    “哐!” 突然一个巨大的声响从窗户处传来,然后就听见有人低声说道:“笨弘昼!不是让你不要踩在石头上吗?”

    弘昼委屈地说道:“可是不踩在石头上我看不见呀。” 婉婷黑线之,这外面好像有不少人呢

    “谁在那儿呢?!” 婉婷喊了一声。

    “啊,被四姐发现了!” 婉婷听出来了,这个是他们家的老大,弘政。

    “大哥,你声音太大了!” 这个是弘相。

    “反正都是要闹洞房的!” 弘政拍了拍哅脯,带着一大票的萝卜头就冲了进来。

    “四姐!姐夫!” 弘政率先窜到了婉婷的身边。婉婷抬手就给了弘政一个爆栗,佯怒道:“你这小子!”

    婉婷扫了一眼进来的人,他们家的五个,还有弘历,弘昼,里面赫然还混着一个胤袆!

    “你们在外面开会呢?” 婉婷拽过弘历,这可是未来的乾隆爷,得讨好关系。

    弘历看着婉婷的眼神有些怯生生的,早先天地会的事可以说完全是他和弘昼的错,四姐不但没怪他们,还帮他们瞒的好好的。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亏欠四姐的,要知道那次四姐可是差点就死了。

    婉婷何尝没看出弘历和弘昼的紧张?一伸手又将弘昼给拽了过来,说道:“你们两个这么调皮也不怕回去四伯罚你们!”

    弘昼嬉笑道:“四姐不用担心,我们跟阿玛说了。”-

    _-什脺餍跟阿玛说了?你是说冷面王同意你们来闹洞房?呃

    弘鼎见自家四姐居然和四伯家的弟弟们比跟他们还亲,顿时不高兴了。窜到了赵世扬身旁,嬉笑道:“姐夫,四姐欺负你没?”-

    _- “弘鼎,过来!” 婉婷松开弘历,一巴掌拍在自家五弟的脑门上,啧道:“你个嘴没把门的,我欺负他干什么?”

    “呵呵,” 弘鼎凑了过来,说道:“也对,今天晚上四姐要被四姐夫欺负。”

    “我打死你个小兔崽子!” 婉婷气得从床上抓起一把枣子就朝弘鼎扔了过去。

    胤袆冲着赵世扬笑道:“爷这个侄女这么凶,你可要多担待些。”

    赵世扬扯了扯嘴角,分明是苦笑。她若只是对他凶倒也罢了,她恐怕是连理都不会理他吧?

    “二十叔。” 婉婷突然冲胤袆笑得十分隐晦,胤袆抖了一抖,婉婷每次这么笑的时候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今天是侄女大喜的日子,侄女的贺礼呢?”

    “我来的时候交给下面人了呀。” 胤袆说道。

    “那个不算。”

    “那你想要什么?” 胤袆突然磕巴了起来,直觉告诉他,婉婷肯定要坑他东西。

    “我要那个!” 婉婷指着胤袆腰间的一个荷包说道。

    “不行!” 这个可是他相好的嗊女给的,怎么能给婉婷呢?

    “二十叔真小气。” 婉婷瘪了瘪嘴说道。

    “小气就小气!春宵一刻值千金,小的们,走了!” 胤袆说完,护着自己的荷包掉头就跑了。

    弘政他们又打趣了婉婷几句,然后也都走了。如果赵世扬娶的是别人,他手下的那帮人今天也肯定会来闹洞房,可惜他娶的是郡主,谁的脖子上多长了颗脑袋敢来闹她?所以这天晚上弘政他们走后,就再没人来过了。

    婉婷和赵世扬又默默无言地坐了一会儿,婉婷终是挨不住困意,妥了鞋子后便合衣靠里面躺下了,躺下后才发现被子里全是坚果和枣,气的她一掀被子将那些东西都扫到了地上后才翻身睡了。

    赵世扬仍旧坐在那里,看着那滴着蜡的喜烛,呵,春宵一刻值千金?呸!他并没有于婉婷身旁躺下,而是径自坐到了茶几旁,喝了几口茶,才趴在桌子上睡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婉婷才注意到铺在床铺中间的那条洁白的帕子。她没有和赵世扬做夫妻之事这种事当然不能让别人知道。见赵世扬已经醒了,婉婷稍稍抿了抿头发,从上面拽下一跟簪子来,然后冲着自己的手指便扎。

    “你干什么?!” 赵世扬大惊,这个女人一大清早的发什么疯?他连忙上前,一把拉过婉婷的手,见手指上已经开始滴血。

    婉婷抽回了手,白了赵世扬一眼,说道:“你当这个帕子是干什么用的?” 说着她捏着手指,在那帕子上挤了几滴血,但是这还不够,她拿起簪子又要扎。

    赵世扬夺过婉婷的簪子,然后挽起袖子,冲着自己的胳膊就是猛地一划,鲜血瞬间冒了出来,滴红了帕子。

    婉婷愣了一会儿,然后将贴身的帕子丢给了赵世扬,说道:“擦擦吧。”

    赵世扬没动,见婉婷提着衣摆要下床,他突然一把将婉婷从后面抱住了。“格格,别动,格格你听我说” 赵世扬圈着不断挣扎的婉婷,急道:“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们好好过日子,我保证,我会一辈子待你好。”

    “你给我放开!” 婉婷的力气和赵世扬比不了,推搡了好半天也挣妥不开。“赵世扬!你到底要干什么?” 婉婷气急败坏地扭头给了赵世扬一巴掌,喝问道。

    赵世扬没有于意,而是说道:“我们既然已经成亲了,何不就好好的过日子?”

    “我做不到!你放开我!” 婉婷低下头,冲着赵世扬的胳膊便咬。赵世扬吃痛,却仍旧没松手,继续说道:“咬吧,咬到你解恨为止,你能接受我了为止!”

    婉婷松开了嘴,冲赵世扬吼道:“你是白痴吗?今天还要去给你父母请安,你连这个都忘了?”

    赵世扬松开了手,怔怔地看着婉婷问道:“真的不肯给我一个机会?我是你的丈夫啊!” 大清开国以来,她应该是第一个不肯让额驸碰的郡主了。

    婉婷喝道:“我都跟你说了,这几天我身体不适!”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只要混过了今天,以后我只要不召唤额驸就行了,他能将我怎么样?

    “你在想着以后都不召唤我了是不是?” 赵世扬的语气冷了下来,不过更冷的是他的心。

    “” 被道破了心事,婉婷的脸上有些难堪,不过嘴上却说:“你说什么呢?”

    “算了,” 赵世扬松开了手,听不出喜怒般地说道:“你不用找借口了,你既不待见我,我离你远些就是。但是今天要去给我父母请安,郡主若是不想坏了规矩,就快些起来吧。”

    “好。” 婉婷略略松了一口气,她知道她这么做对赵世扬很残忍,但是她没办法。等过些日子给赵世扬指几房侍妾也就是了。

    进来服侍的下人们见郡主和驸马一晚上过去却还穿着喜服,不禁纳闷了一下。不过他们随即便看到了那沾着血的帕子,互相心照不宣地认定是二人害琇才又把衣服给穿上了。

    等二人都梳洗了,又都穿戴整齐,才一起去了赵府。一路上二人无话,婉婷因还是觉着困,便靠着窗户又睡了一会儿,庆儿见状心下暗喜,想着如果郡主能早日怀上孩子就好了。

    到了赵府,婉婷被赵世扬掺着下了马车,赵子俊,赵夫人还有赵世扬的弟弟妹妹早已在门口等候,见她来了,立刻翻身给她请安。

    婉婷快步上前,扶起了赵子俊和赵夫人,说道:“阿玛额娘不必多礼,今日是儿媳来给你们二老请安,担不起你们的拜。”

    赵子俊听婉婷叫他阿玛,吓得差一点又跪倒在地,这个儿媳妇的身份实在是太尊贵,若是有半点招待不周,她到皇帝那儿随便告一状,就够他赵子俊倒霉好几年的了。

    一行人将婉婷和赵世扬迎进了大厅,丫鬟们早已经将茶备好了。赵世扬服侍着自己的父母坐下后,婉婷从丫鬟那儿接过一盏茶,走到赵子俊面前,翻身跪倒,将茶举过头顶,说道:“儿媳请阿玛喝茶。”

    “哎,好孩子。” 赵子俊连忙接过了茶,喝了一口,又将一个早就包好了的红包递到了婉婷手里。其实他也郁闷,这婉婷格格的嫁妆多到了郡主府所有的仓库都装满了也装不下,后来没办法又把剩下的放进了地窖里。此时就算他拿出再多的银子恐怕这位尊宠无二的郡主也不会看上眼,但是不给还不行,他只祈祷这位姑釢釢不要嫌弃。

    婉婷又拿过另一盏茶,来到赵夫人面前,跪倒后说道:“儿媳请额娘喝茶。”

    “哎。” 赵夫人的芘股稍稍抬了抬,她可不敢受婉婷的全礼。迅速喝了茶,赵夫人从袖子中拿出一个玉镯,拉过婉婷的手,给她带上了,说道:“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郡主千万别嫌弃,这是赵家传了六代给长媳的信物。”

    婉婷微微一笑,说道:“谢额娘。” 说着又扣了一头,将礼节做全。

    接着就轮到赵世扬的弟弟赵世英了。不过婉婷注意到赵世扬的长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给赵世英递了个眼神,赵世英见了后还微微点了点头。

    赵世英她就不用跪了,只是躬了躬身,说了声:“请二弟喝茶。”

    一阵沉默,赵世英仿佛没听着婉婷的话一般,只是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手指还轻轻敲打着桌面。婉婷尴尬地弯在那里,赵子俊和赵夫人的脸銫瞬间就变得惨白。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