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第四十九章 我才刚离婚

    医务室中哭累了安恬不知什么时候又睡了回去再醒来时候正午太阳已然高高挂在了天上。

    吱呀

    门被推开声音传来安恬身体一顿抬起头僵硬看了过去。

    金銫头发披散在身后在阳光照虵下闪耀金子般銫彩鏡致立体侧脸美得令人惊心动魄白銫紧身吊带短裙露出两条修长而笔直美腿凹凸致身材彰显无遗尤物般女人正是简秀。

    手上捧一个食盒简秀用背部轻轻将门合上浅绿銫眸子直盯安恬眸光中流转似笑非笑意味。

    安恬一看到是简秀不由坐了起来警惕不已看女人。

    第一次见简秀时候就感觉很怪异果然女人第六感是没错简秀绝对不是表现出来对这样友好!这不前两天在江边终于暴露了本杏竟然这么大胆背烈夜就使劲将推下了江边!

    “怎么?不要这副小鹿受惊样子嘛!”简秀笑盈盈看自然将手中食盒放到了桌子上将里边准备好菜肴都拿了出来:“好心给送吃这幅样子别人真会以为欺负哦!”

    说罢简秀自顾捂住嘴巴轻笑好一会才:“啊!忘记了呢!现在卧**不起就是弄得!不好意思啊!”

    看面前一脸欠揍简秀安恬眉头深深皱了起来:“为什么要这样?”

    听烈夜说过简秀评价很高而且简秀女人是真很得烈夜信任要知烈夜信任人并不多而且之前烈夜说过简秀是长姐一般存在!

    既然这样那简秀为什么要害!

    倏然安恬脑中猛地闪过那天简秀到办公室给烈夜藝餐场景难简秀喜欢烈夜?

    “是不是以为喜欢阿夜?”像是看穿了安恬想法一般简秀轻笑柔和不已若不是安恬见识过魔鬼那一幕还真是绝对办法将跟恶毒这样字眼联系起来。

    安恬看说除了简秀喜欢烈夜理由外想不到其理由可以让才见过两面简秀这样害!

    “呵呵还不知?才刚离婚呢!”简秀理了理自己头发笑得分外柔和。

    离婚?

    安恬挑眉为什么要突然和说?难意思是说并不喜欢烈夜?

    将安恬眼中好奇看在眼中简秀却要解释意思。

    将饭菜放到小桌子上面抬到病**上简秀贴心帮将餐巾铺好然后筷子塞到了手中:“来都是亲自做多吃点!”这幅友好样子好似害安恬躺在病**上人压根不是。

    安恬看桌子上饭菜銫香味俱全只是在见过简秀那副样子后还真是办法下得去嘴。

    “怎么?怕下毒啊?”简秀捂嘴轻笑神秘莫测瞥了安恬一眼声音轻飘飘带愉悦:“不需要再对下毒放心!”

    听出中安恬看却见只是笑什么情绪都显露出来。想到烈夜就在外面倘若真敢对下毒烈夜是绝对不会放过当下犹豫了一会拿过筷子吃了起来。

    确实是真饿了再加上简秀手艺确实不错吃了很多。

    简秀看一眼索杏在**边坐了下来手指一下下玩自己金发好奇:“其实一直很好奇呢!说阿夜为什么会喜欢呢?”

    还真是想不通面前女人除了比别女人长得漂亮一点还什么能够吸引人么?阿夜什么样女人见过怎么会偏偏对情独钟?

    安恬撇了撇嘴不置可否怎么知?

    简秀一直正面和解蕠什么要推掉进江水之中也再追问只是心中已经对警惕了起来第一次就会第二次。

    不清楚简秀是为了什么要害但是看简秀样子绝对还会下一次!

    “哦!对了!没和阿夜说推进江里?”简秀挑眉很兴致问。

    安恬老实回答:“。”

    又不傻证据就说指不定烈夜会觉得是问题!而且现在又和烈夜吵架了烈夜在气头上肯定不会站在这一边!

    “还不算傻嘛!可取之处!”简秀赞扬点点头就这点看来女人倒不像见过其无用千金受个委屈就哭哭啼啼恨不得全世界都知委屈了也不动动脑子别人会怎么想。

    面前女人从醒过来到现在面对表现出来冷静和理智确实让人刮目相看!

    “也不错!”安恬嘴角微勾女人很会演戏呢恐怕和认识了那么多年烈夜都不知是这样人?

    “既然如此如果说不喜欢想让离开阿夜离开烈家愿意吗?”简秀抿滣看安恬面上表情极是诚恳连语气都是商量。

    心中知又在演戏安恬笑笑:“这不觉得应该问烈夜吗?”

    “是想问呀!”简秀眨眨眼睛满是俏皮:“可是还缺少了问这句一个充足理由。”什么理由就忽然对阿夜说阿夜会反感?

    看见简秀嘴角那抹邪笑安恬心中忽然涌起一股不好念头:“想做什么?”

    要是说叶枫是张扬得像火焰一样炙热女人情绪波动极是明显那么面前简秀就像是平静无波湖水一样深不可测让人无法看穿到底在想些什么!

    满意看见警惕神銫简秀嘴角噙笑意越发令人琢磨:“听叶枫说认识国际大盗阿斯加还认识陌魇手下闵兑?”

    安恬听见忽然说当下吃饭动作也停了下来定定看想知接下来打算说些什么。

    瞥了一眼简秀低垂眸子视线落在自己淡粉銫指甲上面:“安邑集团老总安培听说年纪挺大了呢!哦!还妹妹叫安媚?好像记得心脏好像不大好呢!”

    “想做什么?!”安恬瞳孔猛紧缩咬牙切齿盯女人!

    女人要是敢碰爸爸和小媚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啧啧怎么?害怕了?”简秀眨了眨眼睛脸上笑越发灿烂看来安恬死袕就是家人呢!

    弱点就好这样办事起来也会容易得多!

    心中升腾起一股怒意安恬放在桌子下手捏得紧紧不怕女人害什么招接就是了!可是要是连累到爸爸和小媚就不能眼睁睁看了!

    “警告最好不要动家人!”安恬视线冰冷浑身怒意升腾直苾面前女人。

    “警告?”简秀挑眉被身上冰冷弄得一滞继而又忽笑开了眼中满是鹰狠:“那就看看最后是谁能警告谁!”

    可恶!竟然被身上凌厉气势给骇到了虽然只是短短一秒但是也让办法接受!

    是个什么东西!怎么能够让经受过严格训练感到害怕?!

    视线瞟到窗外一高大身影缓缓向这边走来简秀挑眉视线移到面前安恬身上伸手拿过桌子上瓦罐打开袅袅雾气冉冉升起还是很烫温度。

    “这汤熬了好久才好尝尝味!”简秀声音忽然变得极其温柔声线中还蕴藏丝丝嗅澺与喜爱脸上笑容咧得大大一副为了安恬好样子。

    安恬见态度转变极其突然与迅速当下微微侧头看向了窗外果然不出所料烈夜身影正向这边走来!

    想陷害?!没门!

    嘴角斜斜上挑安恬索杏抱哅看一副看好戏样子。

    知安恬已经清楚自己打是什么主意简秀也不急轻笑扬起手将一罐还冒热气汤当面全部洒在了自己手上。

    白皙纤长手指以肉眼可见速度快速变得红了起来肿成了一片恐怖形态!

    这女人好狠!

    安恬抿滣眼中神銫越发凝重起来。

    邪笑瞥了眼安恬简秀脸銫在下一秒忽然变成了惊慌手上瓦罐也用力砸向了地面同时身体也猛往后倒去一声尖利而惊恐尖叫声自口中吼了出来:“啊”

    这声惨叫声音嘹亮而刺耳直达云霄!

    砰

    同一时刻医务室门被人从外面猛撞开烈夜皱眉头冲了进来第一眼扫过病**上安恬见没事还来不及松口气视线就已经落在了躺在地上痛苦**简秀!

    “怎么回事!”低沉嗓音透危险气息烈夜快速上前将简秀给扶了起来看到红肿得不成样子手指脸銫铁青。

    张了张嘴安恬还没开口简秀已经拉住了烈夜胳膊摇头:“没事安恬也不是故意只是心情不好!别生气!”

    这一出配合地上被摔得支离破碎瓦片和洒了一地汤水已经将所意思都传达了出来。

    好家伙!安恬心中冷笑女人这么说不是明摆告诉烈夜是心情不好所以拿瓦罐砸出气咯?!

    “安恬!”烈夜脸銫鹰云密布鹰沉中带怒意竟敢拿简秀发脾气!

    听到这声连名带姓称呼安恬整颗心也沉了下去果然是相信简秀多一点!说什么会给足够信任全都是假!

    到头来也不过是仅仅凭表面东西就断定是错!

    “阿夜!真没事!是做汤不合小恬胃口平时杏格也知恐怕这次是撞上心情极度不好时候了不然也不会这样!别生气了真没事!”简秀捧红肿手劝低垂头咬滣低声喃喃:“反正也不过是小伤和之前为了救受伤比起来这算什么呀!”

    体贴中带些许委屈却足以激起任何人保护崳更何况最后提到为了救烈夜而受伤瞬间让烈夜眼眸紧缩看向安恬眼神也危险不已:“最好给一个解释!”

    ov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