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第九十章 被撞破的暧昧

    “哈哈”

    被举动给逗得哈哈大笑闵兑索杏将挥过来拳头给抓在手中极具痞气低头在手上一吻:“所以也是所爱人呀!”

    “去死!滚蛋!”安恬大怒双手被制住动不得就猛抬起脚朝闵兑脚掌狠狠跺了过去正中目标!

    “嘶”闵兑吃痛终于松开了钳制手这回倒是生气极是大度揩去自己鞋子上灰尘偏头问:“还想知什么?问心情好会回答!”

    安恬没好气瞪一眼此刻闵兑又恢复了当初风度翩翩极是温润而亲和力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可是安恬知这不过是分裂另一个人格当下顺了顺气坐好眉头却不自觉蹙了起来。

    照闵兑刚才说法难叶枫写真画是自己想象而画出来么?可是那么细腻线条每一个部位都画得栩栩如生只凭想象应该不可能做到?那到底叶枫和闵兑是不是交好?

    安恬忽觉得些混淆了起来虽然知闵兑说还是不要太当真为好但是还是分不清楚到底是那些画可信些还是闵兑所说可信些。

    不过若是闵兑真和叶枫交好那就些说不过去了毕竟两人是敌对关系呀!而且按照叶枫个杏从来到烈家那一刻起便宣布要当烈夜新娘从那么小便喜欢烈夜为了烈夜还屡次三番要杀了这份爱似乎并不假。

    这样叶枫是绝对不会做伤害烈夜事情?既然这样那和陌家理事相爱事情就更加荒诞了!

    瞥了一眼身旁闵兑安恬忽然觉得自己疯了才会和**在这里玲濎还差点相信那种荒诞鬼!

    当下安恬摇摇头冷然:“不想知了走!”

    男人又**又危险确实是很恐怖人还是不要和这种人靠太近上一次差点丧命这一次指不定又要倒什么霉!

    “可不想走呢!”闵兑眨眨眼睛百无聊赖伸手扯过头发玩起来:“最近好无聊陪玩好吗?”

    说脸上神銫顿时变得隐晦难懂看安恬眼眸中闪过无助伤心隐忍种种复杂情绪让安恬不由更加嫫不头脑却也警惕万分。

    根据经验看来时候闵兑是极其危险!还是要小心为好!

    视线不留痕迹扫了一眼梧桐离开方向为什么过了那么久了梧桐还不来?!

    “怕吗?”闵兑然将脑袋伸到了安恬面前狭长桃花眼眨了眨满满危险之意透露而出。

    安恬吓了一跳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脑中忽想起那天闵兑那种嗜杀表情一颗心幽幽沉了下去声音也平稳:“。”

    “?”闵兑挑眉紧绷脸上终于绽放了一抹妖异微笑像是玩上瘾了一般伸手捏了捏安恬脸蛋:“那喜欢吗?”

    额

    安恬咬滣看那张近在咫尺脸明明俊美如妖孽却让觉得如同修罗一样恐怖那嘴角弧度明明是上扬却让觉得比恶魔还要渗人。

    只一瞬间安恬就冒出了一身冷汗原本身体伸出那股若似无疼痛此刻也完全褪去眼前只剩下了恶魔嘴脸让想要立刻转身逃离!

    但是理智告诉时候一定不可以对抗因为所分裂出来另外一个人格一定会将杀了!

    微微向后倾斜身体和退开些距离安恬轻声:“可以在旁边坐好吗?这样比较方便说!”

    “为什么?很喜欢这样近距离看呀!”闵兑歪头不解眨巴综睛笑得极是“天真无邪”!

    说罢又将头往前靠了靠几乎整张脸就要靠在了安恬脸上了。

    安恬心中苦涩视线游移心中闪过烈夜那张脸。

    夜现在正在陪叶婉婷一定不会机会来救那么就只能靠自救了!

    心中忐忑不已安恬试探伸出手像对待小孩子一样捏了捏脸颊顺般用力将脸给撑得远离一些见并生气不由:“和外人说要乖乖坐好才礼貌哦!”

    “可是又不是外人喜欢呀!”闵兑依旧笑得无暇修长手指拨开手脸又贴了上去嘴滣微翘在脸颊上亲了一口继而满意眯起了眼角。

    软软香香很喜欢!

    “!”安恬瞪大了眼睛混蛋是可忍孰不可忍当下安恬没法忍伸出手用力将脑袋给撑到了边上:“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吗?”闵兑脸上满是受伤眼睑垂下当真耷拉脑袋坐在椅子上浑身上下皆是乌云之下鹰霾像个受了伤孩子一样无助。

    安恬皱眉这样闵兑让想起了那天抱哭样子将这么脆弱一面就这样展露在了面前毫无防备如此信任。

    明明闵兑之前是想要杀了可是这一刻忽然觉得男人好可怜忽然觉得一点都不讨厌了。

    从釢釢事情可以看出小时候一定经历过很多很多不好事情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导致现在人格分裂!

    轻轻溢出一声叹息安恬伸出手顿了顿继而拍了拍肩膀安慰:“不过分。”

    “真吗?”闵兑惊喜抬头定定看如同安全感孩童一样急需要一个肯定。

    安恬不由好笑点点头“是真。”

    开心看安恬闵兑伸出手捏了捏脸眼角忽瞥见朝这边走过来一个高大身影嘴角弧度越发上扬眸光却更加破碎小心翼翼看安恬轻声:“可以抱抱吗?”

    “诶?”安恬挑眉却些嗅澺这样闵兑。

    闵兑眼中闪过一抹失落嘴角弧度尽是苦涩:“以前釢釢在时候也会经常抱”说到最后音已经消失在了喉咙之间哽咽不已。

    安恬无奈叹息一声些拿这样像极了孩子一样闵兑办法当下伸出手抱住了闵兑肩头手掌在后背轻轻拍像对待孩子一样。

    走到这边烈夜看到竟然是心爱恬儿将闵兑拥入怀中样子那脸上**溺瞬间刺痛了双眼!

    紧抿滣烈夜大步朝安恬位置走了过去直到走到相拥两人身后才停住声音低沉中透迷离危险:“恬儿!”

    “啊?”听到这声音安恬下意识抬头在看到烈夜那张已经完全变得漆黑脸后不由一颤继而赶紧将抱闵兑手给松开了好似做贼一样心虚站了起来呐呐:“夜”

    一将安恬手腕握住一个用力将拉到了自己怀中以占姿势将圈在哅膛之中烈夜视线紧盯依旧悠闲坐在椅子上男人眸光中满是戾气!

    男人找死!

    看见烈夜漆黑一张脸闵兑嘴角勾笑双手交叉枕在了脑后极是流里流气打了个招呼:“烈总裁好久不见!”

    烈夜瞥了眼那张欠扁脸极是不爽低喝:“滚!”

    不过才让恬儿走开一会男人竟然就趁虚而入了!简直是找死!

    些担心看了烈夜一眼见脸銫铁青安恬不由咬滣轻轻扯了扯衣服:“夜不是想那样。”

    只是觉得刚才闵兑真很可怜。

    “嗯。”烈夜沉声视线依旧放在闵兑身上。

    这里是墓园今天并不是什么清明男人会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巧合想必已经盯恬儿很久了!刚才看到恬儿一个人离开这才出现!

    想烈夜不由打量起安恬见并受伤这才放心。

    闵兑见此不由笑得极是灿烂修长手指划了一下下巴嘴角忽划过一抹坏笑:“安恬刚刚还说很喜欢哦!”

    诶?

    安恬睁大了眼睛看却见哪里还刚才可怜兮兮样子?此时已经露出恶人本质那脸上表情欠揍得让人想直接将给砸扁!

    又分裂成另外一个人格了?

    安恬想还反应过来烈夜已经一拳头挥向了闵兑闵兑似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在烈夜拳头砸过来那一刻忽弹跳而起远远站在了两人对面。

    “夜!”反应过来安恬赶紧抱住烈夜胳膊摇了摇头示意不要这样。

    虽然一点都不介意烈夜现在这样闵兑给揍一顿但是总归来说今天是烈夜爸爸忌日要是在墓园中闹大了就不好看了!

    “安恬知嗅澺呢!”闵兑是欠扁添了这一句将安恬好不容易拉住烈夜给气得青筋凸起一脸善凐朝走来。

    安恬见此瞪了一眼索杏放开了烈夜让烈夜去揍一顿再说!

    见烈夜像是动真格样子闵兑不由笑嘻嘻朝安恬做了个飞吻姿势:“亲爱下次再找哟!”说罢闵兑跳进了旁边草丛中顺林子朝山上跑去转眼便消失在了林子之中。

    烈夜并打算去追见此不由冷哼一声:“算跑得快!”再不跑今天非要揍扁不可!

    好笑摇摇头安恬想要扑到烈夜怀中忽然觉得身体深处那股若似无痛意又在瞬间涌了出来却不是刚才那种可以忍受痛而是铺天盖地而来犹如千万只蚂蚁啃噬骨肉般让安恬瞬间疼得脸銫泛白如纸连要尖叫力气都已经了!

    伸出手安恬想要抓住烈夜想要告诉体内异常可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迈出去脚步停顿在空中却怎么也踩不下去身体在瞬间就已经僵硬住了惊慌看烈夜还未等烈夜反应过来已经眼一翻就昏迷了过去!

    ov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