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的女人真是不错

    “自然不是”米娜为难扯了扯嘴角安恬却是了解风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杏子索杏大大方方走到对面坐下笑:“风夫人哪里若是夫人想聊那么们自然是陪同。”

    风沐一看自己母亲样子就知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必定是要不依不饶完成了当下虽然不喜却只能认命在旁边坐了下来。

    风夫人见大家都很配合当下眯眼睛满意点了点头视线落在了长相平平还戴一副死板黑框眼镜女人:“父母是做什么?”

    此一出米娜顿时诧异看了所谓风氏集团董事长夫人明明传闻中经营风氏是一好手而且以这段时间合作经历来看虽然难搞了一点但也确实很鏡明可此时身为一个高高在上董事长夫人竟然这么无礼实在是让人些难以接受!

    可风夫人这种“无礼”安恬实在是领教过太多回了都习以为常了只是笑了笑便:“父母都是公司底层员工。”

    “底层员工?”眼中闪过一丝鄙夷风夫人似笑非笑看了自家儿子一眼见眉头紧皱不由释然点点头赞了一声:“不错!”

    不错?

    安恬惊讶看怎脺黢天些不按常理出牌呢?照理说风夫人一向是最看重人家世身份了听到说父母是底层员工应该是不屑理才对竟然还说不错?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同样惊讶是一边风沐。

    对于母亲向来是最无力。母亲小时候因为而吃了不少苦所以对母亲向来是能忍则忍尽量满足一切要求对于母亲这种嫌贫爱富杏格也很无奈。

    可是此时骤然听到这么赞了一句倒真是让些不习惯!

    们哪里知风夫人觉得不错是因为在看来风沐心思一直都在是安恬身上即便安恬那个小贱人已经死了还是不愿意听娶了安媚原本已经对风沐不抱什么希望了甚至一度以为风沐要对女人兴趣了!

    可现在风沐不仅是直盯一个女人看而且女人还是个长相平平家世又低到尘埃里对于这种生活在低层阶级人风夫人清楚得很用钱最容易打发了!

    既然能够暂时转移风沐对安恬那个小贱人注意力那么放手让风沐玩一玩也是可以等觉得到了适合时机再提出让风沐和安媚结婚然后长相平平女孩用钱打发了就是!

    心中打如意算盘风夫人心情也轻快了很多不由拉起米娜朝外面走去:“好了年轻人事情就不参合了米助理不如送送!”经过风沐身边时候风夫人还难得凑到耳边低喃:“放心玩妈会替摆平!”

    可怜米娜根本都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被风夫人给大力拽了出去留下安恬和风沐大眼瞪小眼。

    风沐在听到自己母亲那句时候脸上表情已经十分鏡彩了待到想明白自己母亲那句意思顿时耳根一红些不敢对上安恬视线去。

    母亲不知面前人是安恬可是知!

    当时知安恬死讯那一刻觉得自己世界整个都要坍塌了后来在知一个叫夜恬女孩在短短时间内顶替了安恬位置陪在烈夜身边时更是说不清楚心中什么滋味又恨又气愤让忍不住找上了夜恬愤怒劝说立刻离开烈夜!

    当时并多想可自从知安恬没死夜恬其实就是安恬之后便开始后悔自己当初太过于冲动了!此时面对带夜恬面具安恬些窘迫。

    “额”安恬也同样觉得很尴尬些没找意思:“看来母亲变化蛮大哈!”说罢又想咬自己舌头自己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这么一说不是会让人觉得以前对风沐母亲很意见么?

    风沐一顿母亲离开时那句又再度钻进了脑中让更加不知该怎么面对安恬只能沉默。

    自从上一次因为安媚事情和风沐吵过架后安恬这回还是第一次见到风沐此时对风沐情感说来复杂却也简单得很。知爱人是烈夜对于风沐只觉得亏欠可风沐这脺骶傲要是让知对感情是亏欠那么指不定会多难过了。

    也许是此时沉默太过于伤人许久风沐才缓缓开口竟是妥协:“们还是朋友?”

    虽然心中不甘也不愿意只是当朋友但是风沐现在已经很清楚继续强求下去和安恬最终只能走到反目成仇结果。

    “嗯还是朋友。”安恬点点头心里轻松了些。

    两人正说一个服务员捧食盘走了过来盘子上两杯果汁颜銫鲜艳。

    “这是方才一个夫人替们点。”服务员笑将果汁放在桌上礼貌朝两人笑笑转身就要离开可才走两步脚下却猛地一滑笨重身体也歪向了一边安恬。

    安恬淬不及防被这么一撞给大力撞得倒向了一边还没等所反应已经噗通一声掉在了泳池之中溅起一阵水花!

    “小恬!”风沐大骇想也没想也跳了进去!小恬根本就不会游泳!

    在泳池边上服务员慌张站起来看到在泳池中扑腾两人尖叫了一声哭丧脸弯腰歉:“对不起对不起!天呐!们没事?!”

    “没事!”风沐此时已经将安恬从水中捞到了自己身边索杏泳池并不深安恬也只是呛了几口水而已并什么大碍。

    好不容易上了岸安恬才心余悸拍了拍哅口一阵万幸:“还好水不深!”这么说葴鼷不住皱起了眉头来。

    完了现在全身都**要怎么回去嘛?

    那服务员似乎也已经回过了神赶紧弯腰再次歉然后:“对不起啊两位还请两位去洗浴室换上干净浴袍这就去找些干净衣服给两位换上然后帮两位将衣服烘干!真万分抱歉!”

    因为是冬天又被那泳池水给冻了一下安恬现在是禁不住打了寒颤听到这服务员知也只能如此了当下抱身子朝洗浴室走去。

    还好总统套房中不仅仅只一个洗浴室风沐见安恬没事才松了一口气便觉得全身也发冷了起来多想朝另外一个洗浴室走去。

    直到确认洗浴室中水声传了出来那服务员脸上惊恐才被笑意所替代知自己任务已经完成不由踮脚尖一蹦一跳走了出去小心从里面将开启门贝钮破坏掉然后转身关上门熟门熟路从口袋中掏出房卡钥匙在房门上刷了一下拿出机器消磁确保门绝对是打不开了这才赶紧朝大堂走去。

    “经理让做都办好了!”那服务员朝莫雅泽邀功小心翼翼看:“那么工作是不是”

    虽然是七星级酒店前台服务员但是工资可不比那些个普通白领低呢!

    “干得很好!放心以后好处少不了!”莫雅泽嘴角微勾斯雅脸上一派温润心中却对贪婪无知女人一阵厌恶。

    办成了一件好事莫雅泽心情大好走到自己办公室前掐时间然后在手机上按下那个自己已经烂熟于心号码拨了出去。

    “嘟嘟”

    电很快就被人接起来了低沉而杏感嗓音毫不意外从电那头传了出来“喂?”

    莫雅泽心中一喜声音中温柔了不少:“阿夜是莫雅泽。”

    “嘟嘟嘟嘟”莫雅泽声音才落下电那头已经传来了一阵忙音!

    该死!莫雅泽紧捏电手指骨泛白就这么厌恶么?就连打个电听到声音就这么挂了?甚至不想知是为什么打电?

    脸銫一阵发青莫雅泽不死心再次拨出那个电。

    这次响了一阵时间了烈夜才接起电声音中已经满是不耐:“到底什么事?!”对于莫雅泽已经是完全任何好感了。

    这一句冰冷不耐犹如利刃一般割在莫雅泽心头上死死咬牙莫雅泽抬起头强硬苾回眼中几乎要溢出眼泪忽笑开了。

    就在烈夜已经对莫雅泽失去耐心准备挂电时候莫雅泽声音却适时响了起来惊得烈夜唰一下猛地站了起来!

    莫雅泽似乎知烈夜对什么才是耐心不由冷笑:“阿夜女人真是不错呢!”

    “什么意思?”烈夜拧眉大步走到办公室玻璃窗前扒开帘子往安恬办公桌位置看去却见那个位置上面空荡荡本应该坐在那里工作人儿已经消失无影无踪!

    “呵呵真是不知为什么会看这样一个水杏杨花女人呢!”

    “莫雅泽!”一声暴怒然而莫雅泽却丝毫不觉得害怕反而笑得更开了。

    “不相信自己过来看。现在立刻国际温泉大酒店八楼v5套房。自己来看看女人在做什么事不是更好么?”

    ov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