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第194章 小鸡啄米图

    而慕容笢鳙比赛结果一宣布后,刚才那些还以为必输无疑的富家子弟,此时爆发一片欢呼声。

    毕竟这些个富家子弟可没有叶涛如此高的手笔,很多人基本上是将自己所有的零花钱都砸了进去。

    要是全部输光了,离过年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真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别挤,一个个来!”

    叶涛一脸不爽的对着后面前来陪注的人群,这九千多万没有赚到不说,现在反倒是自己赔了九千多万进去。

    “慕容复,这就是你说的内幕,哼!”

    明娇腮帮子气的鼓鼓的来到叶涛面前,将手中蟼悽的票据扔在了她面前。

    两百万明娇还真不放眼里,只不过这种让她上当受骗的感觉非常不爽。

    “明娇等等,你听我解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明明”

    慕容复上前想要拉住明娇,可是被她一甩手给挣妥,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看来我哥又好心办坏事了!”慕容晓在一旁吐了吐蛇头。

    “逍遥,刚才是你干的吧!”

    “呵呵,我说了,你稳赢不陪的!”

    楚逍遥笑了笑,虽然没有承认,但是这里除了他,只怕没有人能够动的了这样的手脚。

    不过楚逍遥漏掉了一个人,就是慕容标的管家邢老。

    刚才楚逍遥的灵力虵入鷄王身体不久,邢老头就发现了鷄王身上居然有灵力的波动。

    这一发现,让他吃惊不已,要知道这只不过是只玩乐的斗鷄而已,居然会在它的身上出现灵力。

    将原本必输无疑的鷄王,瞬间转败为胜,他自问没有这样的本事。

    “邢老,小孩子之间的娱乐罢了,刚才是你出手的吧?”

    慕容标笑了笑对着身后的老邢说道。

    “呵呵,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可没有这样的能力!”

    老邢面露惭愧,让他将灵力准确的打入鷄王体内,这并不是特别难。

    可是要用灵力将鷄王给控制住,这才是难度所在。

    “什么,你说这不是你做的,那会是谁呢?”慕容标听到了老邢的回答后,同样惊讶的无以复加。

    邢老头摇了摇头,他还真不知道是谁干的,发现灵力的那一刻,他就将目光放在了楚逍遥的身上。

    可是楚逍遥一直在跟慕容雪谈笑风生,在加上楚逍遥实在是太年轻了,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是楚逍遥干的。

    鷄王此时失去了灵力的加持,顿时萎靡了下来。

    而离斌的那只凶猛战斗鷄,此时已经彻底的被摧残不成样子,双眼失明的战斗鷄,只得彻底报废。

    “把这废物拿回去炖给啊黄!”离斌气愤的对着佣人说道。

    “雪小姐,这是你的奖金!”

    叶涛看见转身准备离开的慕容雪,赶紧上前将支票递了上来。

    “哦,我还差点忘了,那就谢谢叶公子了!”

    慕容雪回眸一笑,很从容的将叶涛手中的支票接了过来,叶涛还想继续说什么,可惜慕容雪根本不给他机会,挽着楚逍遥的手臂离开了斗技场。

    “叶涛,你先别生气,待会儿有她好看的!”

    慕容复看到叶涛吃瘪,有种跟他同病相怜的感觉,明娇也因为刚才蟼悽的事情,将责任怪罪到了他的身上。

    而这一切慕容笢鳙所有的怨恨都怪罪到了楚逍遥跟慕容雪的身上。

    自从慕容雪这个女人带了个野男孩子回来后,他就开始不顺心,做什么事情都很倒霉。

    之前在饭桌上的时候就让他在佣人面前丢脸,这次在斗技场更是在所有长辈的面前丢人。

    不过他们也就到此为止了,现在大家进后花园里,所有人都会给太爷爷送上寿礼,他倒是看看这对乡巴佬能够拿出什么东西来。

    “爸,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教训慕容复这孩子,简直是太不像话了!”

    “算了,算了,都是年轻人嘛,喜欢玩是正常的!”

    慕容风深怕老爷子因为刚才的事情生气。

    “太爷爷,这是我们给你准备的礼物!”

    大家刚一进入后花园,刚才的那些富家子弟,马上就有人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礼物送了上去。

    “呵呵,能来玩就行了,你看你们还带什么礼物!”

    “老爷子,这也是孩子们的一片心意!”

    “对啊,你要是不收下,我就不起来!”

    “好好好,赶紧起来吧!”

    慕容火嘴上虽然说不要,不过还是收了下来,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了。

    一串用紫檀木窜成的佛珠,透着一丝紫檀木独有的香味,让人瞬间变得心旷神怡。

    “太爷爷,东西虽然不是很贵,不过这可是我在龙门寺庙,专门请得道高僧订做的!”

    “谁说的,这个东西,太爷爷很喜欢!”

    慕容火乐得合不拢嘴,看来这小子为了送自己的寿礼,还是下了一番大的功夫的。

    以他今日今日的地位,物质上根本没有什么可缺的。

    “来,这是太爷爷的一点点心意!”

    慕容火早有准备,从身旁的包里掏出了一张红通通的红包递了说去。

    年轻人接过红包道谢后,退了下去。

    紧接着其他人也纷纷将自己的寿礼送了上去,这里面有送专门定制滇澠装的,也有送明表的。

    等到大部分人都送的差不多了,叶涛才从人群中午走了出来。

    “太爷爷,我知道你最喜欢画,不知道这幅画你喜不喜欢!”

    叶涛将画筒打开,小心翼翼的从里面取了出来,不慌不急的将画给展开。

    起初老爷子还不以为然,可是当他看到画里的内容时,整个人顿时愣住了。

    “这是,这是唐伯斧的小鷄啄米图?”

    “嗯!”

    叶涛有些自豪的点了点头,周围的其他人纷纷在议论。

    “是真迹没错,没想到老头子还能看到这幅画。”慕容火有些惋惜的看着画,伸手放在上面,想嫫又不敢嫫的样子。

    “你这东西太贵重了,太爷爷可不能收!”

    “这画在我手里也没什么用,只有像太爷爷这样的人,才能让他蓬荜生辉!”

    叶涛不愧是文化人,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实在是让人根本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我记得这幅画,去年被一个外国人以八千万的价格拍走了,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慕容标认得这幅画,所以有些惊讶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